不解风情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老婆出差了,周日我一个人开车去郊区兜风。

山里空气不错,顺着小溪我来到一处山泉,听着泉水哗啦啦敲打青石的声音,感觉美妙极了。我拨通老婆的手机,说道:“老婆,我在山里,快听,泉水的声音。”然后把手机靠近了山泉,待了一会儿,我问道:“老婆,好听吧?”老婆哼了一声答道:“我太了解你了,你没有那么浪漫,快把水龙头关了……”

日本人的婚前离婚

在 九十年代初,日本流行所谓的“成田离婚”,现在则又流行“婚前离婚”。“成田离婚”是指新婚夫妇到旅游胜地度完蜜月,回到成田机场即宣告婚姻结束的现象;而“婚前离婚”则是眼看婚礼在即,却马上解除婚约的情形。 继续阅读

非洲女性割礼传统的对与错

2003年12月,肯尼亚西部一个村庄有23名姑娘为了逃避割礼冒险逃亡,“踏上了逃向自由的征程”。媒体报道说,历经种种艰险之后,她们终于逃到西部一座城市的教堂,在那里受到庇护。她们此举实际是向一个有着四千多年悠久、强大的传统挑战,因为女性割礼(阴蒂切除)是非洲不少国家盛行已四千多年的习俗。 继续阅读

对与错

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社会道德与习俗的束缚。大家以道德、习俗作为行事对与错的标准。

很多时候,我们心存疑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是对的,而那样做就是错的。在专制社会,忠于领袖是对的,全民都要效忠领袖;在民主社会,忠于领袖是错的,因为人民才是主人。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结束,英国人并没有对战时首相丘吉尔感恩戴德,而是让他下台。在人类群婚制时期,守着自己的老婆,不让别人染指,是错的;在专偶婚制时期,这样做就是对的。在太平洋岛屿基里维纳,卡图马族女人”特准”可以强暴男人。 继续阅读

专劫“男色”的女人部落

在小小的太平洋岛屿基里维纳,遍布草屋的古老村庄里,已经开始流传着一个消息:卡图马族的女人们要庆祝甘薯节了。岛上的男人们都收到警告,他们战战兢兢地想着怎样绕道而行;而当地的传教士们则开始了长时间的祈祷会。无论是大男人还是小男孩,已婚的或是单身的,牧师还是异教徒,只要是性机能健全的男性,都有危险。 继续阅读

美女秘书的暗示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新康聊吧
 
某领导有一位非常迷人的女秘书,在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有一天深夜开车送女秘书回家,忍不住想动手,但是他深深的自责,自己怎么可以对一个同志产生邪念呢。 可是过了一阵,领导终于忍受不住了,把手偷偷的伸进她的内裤里。 继续阅读

情人节的典故

2月14日这一天,虽然一切如常,但对全球相爱的情侣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在那一天,男的会收到女生送的巧克力,女的至少手中会有一束花,然后再享用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渡过一个难忘的情人节。 继续阅读

丹麦试验

对于信奉禁欲的人们,或者极力要同动物拉开距离的人们来说,色情品的生产,传播以及欣赏,当然是罪不可赦的,这类东西一旦散布到社会上,整个社会只怕是要崩溃,末日也就来临了。时至今日,世界上还有许多国家依然禁止色情品。在这些国家扫黄一再地进行,一再地有所斩获,但始终不能根除色情品。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色情品究竟有什么不好呢?发生在丹麦的事实很能说明问题。 继续阅读

两人都很兴奋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腾讯笑话

一个家俱店老板在巴黎旅游,邂逅一位美女。老板担心自己英文不佳,便拿出纸笔,画了一个吧台。女郎看懂,两人一起喝了酒。

老板又画了对男女在跳舞,两人尽兴地跳了舞。

女郎取过纸笔,画了张床。两人看了都很兴奋……

老板已顾不得英文不佳,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卖家俱的呢?

复旦嫖娼教授发声明不服处分 称同情女方才犯错

来源:华商报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嫖娼事件事主陆德明,昨日主动给媒体发了书面声明。陆德明在声明中表示自己愿意承认错误,但指出当时是出于同情女方才犯错误,而且事后还遭到女方的敲诈;陆德明感谢事发后家属和亲友对他的谅解;陆德明对复旦校方的处分不服,认为没有依据。 继续阅读

李银河评《危险的愉悦》聚焦女性卖淫

原始出处:世纪中国

[内容提要] 贺萧Gail B. Hershatter的《危险的愉悦》一书是西方女性主义者研究中国妇女问题的典范之作。该书在出版当年获得美国历史学会的研究著作奖项,充分证明了它在历史学研究领域的价值。而它的价值绝不仅仅限于历史学,它在性别研究(妇女研究)和汉学研究上的价值也是很高的。

这项研究的意义还在于,它不仅是这位造诣颇深的女性主义作家在书斋里的纯学术之作,它还触及了中国当代社会中的一个敏感话题:卖淫问题。这就使得这部纯学术作品超越了历史学、妇女研究和汉学研究的学术圈子,吸引了广大关注当代中国卖淫问题的人们的阅读兴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