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家妓院股票澳洲上市 首日股价几乎翻倍

来源:中国日报 时间:2003年05月03日

编者按:妓院上市,欲不可挡

据中国日报网站特稿 澳大利亚股票市场5月1日闯入一匹“黑马”,引起了众多投资者的兴趣。这家新上市的企业并非IT新秀,而是澳洲最著名的一家妓院。出人意料的是,该公司股票很受欢迎,一路飙升,当日收盘时股价几乎翻倍。

这家创造出“世界第一”的“每日星球”(Daily Planet)妓院位于墨尔本,1994年曾计划上市,但没有成功。这次他们卷土重来,终于如愿以偿。该股票的认购价格为每股0.50澳元,在开盘一分钟内就上涨50%,达到0.75澳元,后来就在0.7澳元左右徘徊,最后收至0.95澳元,比认购价格整整高出90%。 继续阅读

一件可怕的事情?

俄国著名社会哲学家、政治评论家赫尔岑说:”在同一个屋顶下共同生活本身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婚姻的一半由于它而遭到毁灭。人们在一起生活太密切,彼此之间太亲近,看得太仔细,太露骨,就会不知不觉地、一瓣一瓣地摘去那些用诗歌和娇媚簇拥着个性所组成的花环上的所有花朵”。

妻子可查丈夫钱袋 出发点好但难操作

来源: 羊城晚报(广州) 

编者按:这就是我们的“文明”!我们可以堂而皇之地讨论“妻子可查丈夫钱袋”的问题,而不觉得这是一种变态的男女关系。而克林顿和莱温斯基口交,却成为性丑闻。

江苏拟出此新规引热议,广东无相关规定

本报今天消息 记者薛江华报道:作为妻子,可能会知道丈夫的诸多小秘密,可对于丈夫的“钱袋子”,特别是“私房钱”,妻子有权知道吗?据《扬子晚报》报道,江苏拟立法确定妻子有权知道丈夫是不是有“私房钱”。记者今早获悉,广东《实施〈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中,并没有相关规定。而不少接受采访的相关人士对江苏的新规定提出了异议。 继续阅读

分手不是伤害

作者:周华山 来源:《无父无夫的国度》

编者按:相比之下,所谓文明社会的男女十分可怜。“文明”令我们迷失。

摩梭在两性感情上崇尚独立人格,男人不会认为自己占有女伴,女子也不会认为自己属于男人,彼此关心不上锁,连成一起有自我。即使伴侣恩爱缠绵,所依赖的也只是各自的母系家庭而非“妻子”或“丈夫”;因此,爱情转谈时,没有勉强挽留的需要,更不会死缠烂打。感情的纯度高,一般不会因为面子、经济或其他现实考虑而勉强维系。走婚制的特点是必须渴望相聚,并主动“走”过去,才能一起;不像结婚般,即使心情恶劣、双方争吵或想独处时,仍是要住在一起同床共枕。难怪许多摩梭人自豪地指出走婚的感情浓度与真挚,犹胜已婚夫妻。而且,爱情只被视为精彩人生的一小部分,母系家屋才是真正的感情大后方,没有“浪漫恋爱神话”,不会认为人生必须找一个满足自己感情、思维与生活等一切需要的爱人。爱情不会负荷过重,难怪摩梭老人一致表示从没发生情杀或为情自杀的事。爱情既不是生命的中心,分手也不会被视作生命意义与幸福的否定,更多是坦然轻省地接纳。 继续阅读

哪些男人永远不在外玩女人

来源:京华论坛

女人结婚后,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一腿,到底什么样的男人不容易出轨?当然,有一人是肯定不会出轨的,这就是那里硬不起来的男人。但是,这里所说的不出轨的男人,前提条件是生理机能正常。

一、不长头发的男人

因为男人若是长了头发,则多则月余,少则半月,一定要去街头发廊或美发中心去的。可是,只要我们隔着大大的橱窗,看看里面横七竖八坐在那里的一个个性感暴露的青年女子们,就大致应该想象得出你们的老公每一次理发的时候将要承受怎样的熬煎了。“先生,洗头吗”洗头的过程中就问:“先生,松骨吗?”至于松骨的时候再问什么,接下去会做什么,各位姐妹大可充分发挥你们的想象力了。 继续阅读

日本女性流行习武自卫不结婚

来源:中国日报网站

在日本,自我防卫培训班已成为日本妇女学习对付骚扰的好去处。

东山一惠(音译)虽已年过30,看上去仍象15岁的少女。乍一看,她并不起眼,真要动起手来,她可是身手不凡。谁要是错把她当成普通女学生,妄图占她的便宜,肯定会被她拳打脚踢地痛揍一顿。

10年前,她刚开始学习武术。一次,有3个男人以为对付她易如反掌,于是心怀不轨地跟在她身后。但是,当他们一拥而上时,竟被她干净利落地收拾了一顿。此后,她开始致力于功夫的传授,不计年龄和职业,潜心教授日本妇女如何自卫甚至击伤袭击者。 继续阅读

李嘉欣秘密逼婚失败 嫁入豪门梦再次破碎

来源:南京晨报

李嘉欣、许晋亨意大利过生日,媒体认为两人已经秘密结婚。但香港媒体却曝出,两人的意大利之行并不甜蜜,李嘉欣逼婚未遂,两人在街头大吵一顿。

李嘉欣安排逼婚局

嫁入豪门是李嘉欣最大的理想,自从和许晋亨交往后,她不止一次地逼婚。这一次意大利之行,李嘉欣又失望了。据报道,在去意大利之前李嘉欣曾委托一家香港的婚礼公司安排一场逼婚局,准备在罗马一家婚姻注册处登记结婚,给许晋亨一个惊喜。 继续阅读

看上海女孩怎样择偶

几十年来,上海的择偶标准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30年前的择偶标准与现今的择偶标准有着一条隐隐约约的线脉相连,这一线脉就是上海人的市井文化。

30年前是:“身份是党员,身体像运动员,卖相像演员,工资像海员,头子像驾驶员。”

今天,我们可以在“五大员”中,发现上海女孩的择偶标准是实惠的、可操作性、不好高骛远、定位准确和很物质化、却又不全是唯“物”主义者。它体现了上海女人、做一个小女人、好女人、乖女人、巧女人的道德潜准则。 继续阅读

没有性压抑与性否定

作者:周华山 来源:《无父无夫的国度》

编者按:男女之间不就应该这样吗?

传统摩梭生活近山水草木大自然,思维行云流水顺性而行,没有犹太、基督教对性快感的罪咎或打压,不认为性必须为了生育才可进行,也没有汉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教条,对性事基本上是自然而然随遇而安。里格村的拉克甲阿玛(现已过世)便是经典范例。甲阿玛的母亲生了九个儿子,整家愁烦深惧后继无人,最后才生了甲阿玛这个唯一的女儿,举家欣喜若狂。甲阿玛十五岁开始走婚时,母亲跟她说:

“女儿,交情人是光彩的事,不要偷偷摸摸,也不必害怕,应大方坦然。”可惜交往才十来天,此男子便要求结婚,甲阿玛非常失望,坦言根本不可能,母亲必定把他轰走,因为她是九个哥哥后千辛万苦才得来的独女。甲阿玛先后与多位情郎走婚,与其中三位生了十个孩子,令拉克家后继有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