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婚同居呈现“高龄化”趋势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8月21日电 非婚“同居”已成为生活时尚?《生活时报》今天刊文称,目前社会上的同居人群不只局限于年轻男女,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也在不断加入这个行列。

北京的一位专家介绍说,在中国老年鳏寡比例相当高,据统计,不同地区分别达到1/2或1/3左右。然而,老年人的再婚难度也很大,主要原因就是子女反对和财产纠纷,因此同居生活满足了他们的愿望。既能相互照应,又能不结婚领证,这样就不存在财产继承和负担子女的问题了。虽然这种做法在情理之中,但她个人仍认为不该提倡。

专家指出:因为中国的法律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定,由此就引发了许多的问题和纠纷。专家认为中国在这方面的法律还需要不断完善。

探访太原“大学生村” 异性同居者逾半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太原市许西村在初春的阳光里又恢复了以往的繁华。尽管此时应是课堂学习的时光,但村里巷道还是能够看到三三两两、进进出出的大学生的身影。

这座村庄临近太原市的一所大学。近几年,有不少大学生在这里搭起了个人的“爱巢”,平日课余时间便有模有样地过上与异性同学同居的日子,许多村民靠开家庭小旅馆增加了收入。 继续阅读

德军中男女可随意同居

来源:光明网-新京报

本报综合报道德国军方日前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令全世界的军队为之瞠目结舌,那就是:将允许现役士兵谈情说爱,而且允许他们在军营里公然同居,不管他们是同性还是异性,已婚还是未婚,是在国内服役还是到海外执勤。 继续阅读

广州出现新同居时代 男女合租者讲述情感故事

来源:羊城晚报

在房租不菲的广州,彼此不一定相识的男女青年合租一屋的现象比比皆是,他们大都是18岁至38岁之间的外来务工青年,他们不一定了解合租伙伴的年龄、婚否等状况而同居一屋,有的甚至像恋人甚至夫妻一般生活在一起。

图片说明1:广州的“握手楼”只见一线天 继续阅读

同居是进步现象

在许多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有好些人选择同居,并育有孩子。同居除了没有办法律上的手续外,是事实上的婚姻。许多国家的法律认可同居是事实婚姻,并享有已婚家庭的同等待遇。同居最大的好处是它的非正式性。这使同居伴侣不用承担“从现在起他/她就是我今后唯一的性伙伴”这样的精神压力,尽管双方都有可能将这段关系保持一生。另外,同居的非正式性使一对伴侣可以避免承担丈夫和妻子的新角色那样的压力,以及部分地避免婚姻中理所当然的义务。这种压力与义务是社会强加于男女双方,而非双方性关系自然的成分。更重要的是同居双方可以同已婚夫妻们一样生育子女,给孩子提供完整的家庭生活。

同居的另一个好处是分手容易,不用办离婚手续,感受到的耻辱,或其它负面的情绪比离婚少。爱和性的关系本来就是一对男女之间的私事。在理想的环境中,一对性伴侣的聚或散不应当受到来自外界的影响。这种完全自愿的、自由自在的、宽松的安排,比之与婚姻法律约束,以及相关的程序和仪式,更符合人性。 继续阅读

京沪适婚单身人群已冲破百万 单身乃全球趋势

来源:浙江日报网站

清华大学博士后、科技社会学专家钟庆才接受采访时指出,21世纪初,广东与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同步,迈入第四次单身潮。目前北京和上海的适婚单身男女已冲破100万人。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女性文学研究中心主任荒林说,如果说单身能成为一个浪潮,就是选择独身的人、秉持独身理念的人越来越多,才会提出这个概念。改革开 放以来,在北京的独身阶层已经是一个事实存在。 继续阅读

一天一妻

修改婚姻法时,打字员一时疏忽,把一夫一妻打成了一天一妻。人大审议时普遍反映:就这一条改得好,与时俱进!代表们认为,好是好,身体受不了。

调查指香港男性雄风不振 近半数香港女性表不满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8月4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一项调查显示,港人在过去一个月进行性接触的频率在全球统计中显着偏低,有近六成港男表示未能在性行为中保持良好勃起状态,而有近半数受访女性对现时的性生活表示不满。

有团体在去年十月至今年三月期间进行一项有关如何改善性生活的问卷调查,调查在全球二十七个国家进行,访问逾一万二千个年龄介乎二十五至七十四岁的男女(男女比率各占五成),目的是了解成年男女对于性行为的期望及未能满足的需要。 继续阅读

“白骨精”单身状态调查

来源:杭州网—杭州日报

有学者说,我国第三次单身浪潮已来临。所谓“单身”,学者指出,真正意义上的单身者主要是指那些过了“结婚适龄期”却仍处在未婚状态的男女两性。

从我国当今城市的实际状况来看,城市男性和女性的“结婚适龄期”分别是24~30岁和23~27岁。一般而言,多数人都会在“结婚适龄期”内择偶完婚,而过了适龄期尚未结婚的人,很容易过上单身生活。就是说,都市白领女性过了27岁还未婚,过上单身生活的可能性很大。“白骨精”即白领、骨干、精英的单身女性的简称。 继续阅读

光棍有什么不好!

刚刚过去一个光棍节。有不少的地方举办了光棍派对。有不少的光棍派对是为了消灭光棍,派对的组织者几乎成了红娘。有一句祝愿词称:“愿明年不再光棍!”

其实,光棍真就不好吗?结婚就一定比打光棍幸福吗?我们在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是基于习惯还是基于事实? 继续阅读

调查显示1/3英国青少年十六岁前发生性关系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伦敦八月十四日电 最新调查显示,英国青少年对性爱持开放态度,在十六至二十四岁的英国青少年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在十六岁前发生了第一次性行为。

由英国广播公司(BBC)一套广播进行的调查显示,

有百分之四十三的英国青少年曾有过至少五个性伴侣,还有五分之一的青少年曾有过超过十名性伴侣。 继续阅读

比一比床上技术

文章来源:21CN

话说有一对很有钱的年轻夫妇,家里请了一堆管家,司机,女佣等。

而女主人总是怀疑丈夫和年轻美貌的女佣有染,于是总是想找机会把她给fire掉,

终于有一天趁先生不在把女佣给叫过来,嫌她菜烧得不好要叫她走路。

“可是,”女佣说”先生总是说我菜煮得菜比你好。”

女主人顿时妒火攻心,哑口无言,只好说”没事,你下去吧!”

正当女佣走到门口时,回头冒了一句”而且我的床上工夫也比你好!”

女主人顿时愤恕的拍桌子说”这也是先生说的吗?”

“不是。”女佣回答”是司机,园丁他们说的。”!。

伴侣重定义

无论你喜欢哪一种生活模式,你都需要伴侣。人是需要伴侣的动物。与其说我们需要家,不如说我们需要伴侣;家只是一种形式。从出生到死亡,我们都不喜欢孤独,我们需要别人的陪伴,需要同别人有语言、身体、眼神的交流;我们需要被爱和爱别人;爱的感觉使我们即使身处绝境,心灵也有所寄托。

现在的人们往往将对伴侣的需要寄托在传统婚姻配偶身上。然而,大多数人最后得到的是失望。

问题在于,我们需要被爱,但不愿被占有;我们需要去爱别人,但做不到完全专一,更不愿为了某种义务,去爱某个人;我们需要同别人一起分享快乐、分担痛苦;但不愿失去自己的独立性;我们需要经常同我们所喜爱的人共进晚餐、一起游乐、做爱、睡在一起,以至一起生活,但却不愿这一切成为必修课,更不愿从此失去自由。我们需要伴侣,也许一个就足够,也许需要多个伴侣,但却不是传统婚姻所定义的那一个伴侣,那个同我们签定终身婚姻契约的丈夫或妻子。 继续阅读

从绿帽子分辨男人国籍

1. 撞见老婆跟另一男人上床,二话不说拎起电话召来律师,拟定一纸离婚协议外加一份民事诉状:财产平分,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1000万元。

这是美国男人

2. 推开家门刚在客厅坐下,见一男子衣冠不整从卧室冲出夺门而逃,彬彬有礼地提醒:“先生,请随手关门!”

这是英国男人

3. 知道有男人勾搭上自己老婆,找到那家伙:“”马刀或枪,挑!”经进一步协商,决定斗酒,喝了八瓶半后,两人一致认为,伏特加才是最好的女人。

这是俄罗斯男人 继续阅读

加拿大群交换妻俱乐部完全大揭秘

来源:环球华报

一位名人上世纪曾经这样说过,当进入21世纪的时候,物质世界乃至天体宇宙都会获得深刻的研究和长足的认识,那么有待开发的未知领域就剩下人类本身了。这实在是一语中的,也是一种具有参透力的哲学概括,说明人类最难把握的正是自己,从精神到肉体的自己。

12月21日,加拿大最高法院作出最终判决,取消对“集体性交俱乐部”和“换妻俱乐部”的禁令,宣布成年人如果在双方愿意的情况下集体性交是合法行为,不会当作卖淫处理,也不会对社会造成威胁。 有的法官似乎喘了一口长气,答曰百年来的灰色地带终于有了明确的解释。

何止是百年!从薄伽丘的《十日谈》,俗世的人们就挣扎在戒律与色欲的搏杀之中,一代一代地饱受情与性的折腾。有学者在英文报章上称此举是一个具有某种社会学意义的变革,直面后现代社会的现实。而对华人来说,则多少有些难以承受,忤逆于世代因袭的传统说教。因此高法的决定不仅仅是了解多元文化的加国社会的一个窗口,而且也是洞悉人性伦理的一个窗口。 继续阅读

夫妻笑话集锦

教授夫妻

数学教授给妻子发了份传真:

“你知道54岁的你已经无法满足我的要求,因此,当你看这份传真的时候请不要生气,我将与18岁的女秘书去喜来登饭店,可能下半夜才能回去。”

当教授到抵达饭店,他也收到了一份传真:

“你也54岁了,当你收到这份传真的时候,我正与一个18岁的小伙子在希尔顿饭店。既然你是数学家,你应该非常清楚18岁的他和54岁的你哪个会坚持更久,所以,晚上不用等我回来啦。” 继续阅读

200年后的性爱(下)

七.

两个月到了,装配中心接通了我的虚拟墙,传来了我想要商品的影像。和我预料中的差不离–黑色长发,细腰,乳房高耸,肚脐小而圆,皮肤细腻。按等级分为两种档次,由我任选一种。中等级的价格两万五,高等级的价格要四万。

我想先短时期试用,被装配中心拒绝了。他们不但禁止试用,连我想摸一摸,试试乳房的弹性,都不允许,说是怕商品损坏。

我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购下那个两万五的。老婆送上门后,我把提货单传到研究中心。研究中心通过验证,往我的虚拟墙上传了五万元酬金和一份注册证书。我支付完装配费用,账户上只剩两万五千元。要想得到那个”新性爱撩拨器”,只能另想办法。

2203年夏天,我装配老婆的故事,大体就是这样。我账上有两万五千元,扣除入会费和定购金,纯利润是两万三千九。如果每个月坚持和她做爱一次,可以得到四百元的补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