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试验

对于信奉禁欲的人们,或者极力要同动物拉开距离的人们来说,色情品的生产,传播以及欣赏,当然是罪不可赦的,这类东西一旦散布到社会上,整个社会只怕是要崩溃,末日也就来临了。时至今日,世界上还有许多国家依然禁止色情品。在这些国家扫黄一再地进行,一再地有所斩获,但始终不能根除色情品。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色情品究竟有什么不好呢?发生在丹麦的事实很能说明问题。

在60年代,丹麦作了一个极其引人注目的自然环境中的试验——让色情产品合法化。试验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在1967年开放色情文学作品,第二步在1969年开放色情照片。规定这些色情品可以生产和出售给16岁以上的公民。在两次“色情高潮”中,涌现出大量色情商店,开始是卖文字作品的书店,然后是视觉艺术商店。两次高潮形成了色情书籍、照片、杂志和影片的泛滥。色情品制造商以为确有强大、无尽的性冲动或性本能存在,因此自己会有无穷无尽的市场。反对色情业合法化的人也持同样观点,预言了丹麦社会的毁灭。

然而研究表明,大多数丹麦人只是在刚开放时,选择购买了一些色情品,接下去或者完全不再购买,或者隔很长时间才买一次。少数人也许有做收藏家的兴趣,但他们的数量远远不能维持丹麦色情市场的兴旺。

合法化数年之后,色情商店就从哥本哈根的居民区销声匿迹了,目前只集中在两个小小地区内。顾客也不再是丹麦人,而是来自法律严厉的外国的旅游者。是旅游者和出口市场才使丹麦的色情品制造商免于破产。这种状况符合社会学习理论的假设,即人们有多种兴趣,性只是其中一种,而色情品又只是性的一个小侧面。少有人会把性作为自己生活的主要兴趣,把色情品当作自己主要性兴趣的人就更加罕见。

丹麦试验的第二个重大发现是,色情业合法化对某些类型的性犯罪有显著影响。总的犯罪率在丹麦下降了,它由多种因素造成。猥亵儿童罪的发案率下降了80%,换言之,在合法化前有100桩此类犯罪,现在只有20桩了。这看上去是一种真正的下降,而非报案率变化的结果。

露阴癖也有大幅度下降,但这一点似乎与女性报案者减少有关,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发现露阴癖者很可怜,而不是可怕。最后,暴力污辱罪也减少了(包括猥亵与强奸),调戏女性的人数大幅度下降。女性对轻微骚扰(如骑车时被人摸了一下)的报警行为减少,但对严重暴力犯罪的报警数没变。

丹麦试验的结果一定令反对色情品的人们大失所望,因为事实证明他们的观点是多么站不住脚。但是,真正应该失望的是生产色情品的商人,因为人们观看色情内容的欲望一旦得到释放,这种欲望就不再那么强烈了。而且,这个试验证明了性的欲望一旦有了更多的渠道发泄,与性相关的犯罪反而减少了。性欲本身不是性犯罪的直接原因,被人为压抑的性欲才是性犯罪的直接原因。

性就象是河水,越堵水位就越高,积蓄的能量也就越大,河堤一旦崩溃,就是特大的洪涝灾害。只有开宽、开深河床,增加支流的数量,扩大与河流相连的湖泊、湿地的面积,才是彻底解决洪水灾害的办法。压抑、否定人的动物的性从来都是不成功的,顺应这种本性,让它自由释放,才是正途。

注:不经本站同意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丹麦试验》上有 3 条评论

  1. Pingback 引用通告: ¥¢¥À¥ë¥È¥°¥Ã¥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