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病、疑心病

有一位F先生写给我以下这封信,现征得他的同意,隐去地名将我们的交谈公布出来。

F先生给席拉维的信

席拉维:

你好!一直是“结婚为何”的读者,很高兴给你发邮件。

我是gay,网上认识了个男孩。一开始我在南方、他在北方。他很早辍学离开了家,在个ktv公司打着工,而我在悠闲的念书,其实日子过得都比较平静。他从视频里面看到我,很主动的和我通了电话。其实我们也没有太多共同话题,我只觉得他可爱、直爽、开朗,然后喜欢听到他的声音,对他很好奇,毕竟生活平淡。他也缺少人关心,喜欢让我问长问短的。后来他就变得很冲动也很认真,萌生了要到南方找我的念头。

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已经有个机会要到G市学习,并且我也告诉了他,劝他不要来了,缓缓再说。而且我这个人敏感多虑、不自信,怕他见到我会失望。但他执意要来,信誓旦旦的不考虑后果。就在这时,他们家遭受了悲惨的变故,急需钱,我就汇了一比给他,他也出去借了一屁股债。他甚至为此去卖身了,一次挣了500,整个人很可怜。这个时候我就感觉,他很脆弱,也被幻想和激情冲昏了头。可是那种感觉又很幸福,因为有个人总是说想见你,依附着你。所以我没有狠心拒绝他,但我从来没有催促他过来,一直都劝他缓缓,也告诉他来这边可能面临的现实问题,比如工作、孤独等等。

他回了一趟老家,到底还是过来N市了。其实这时候我们的角色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虽然天性开朗,但经历了生活的变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再加上人生地不熟,也找不到好的工作,所以心灰意冷的。而我性格阴柔悲观,独立性差,和它类似,初到G市也很茫然。以前我一直是他的倾听者,从心理上开导他度过家庭的变故,所以已经很累了。他要来这边其实对我也是挺大一件事。因此,我反过来变成了倾诉者,把自己的不安和需要一股脑的倾泻给他。他有些招架不住。我感觉他害怕背负这样的负担,但还是忍住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觉得他非常单薄,十足的孩子气,但是很开朗。我就像陪小孩子一样陪了他两天。他以前叫我“老婆”,可是我从他身上找不到一点“老公”的感觉。在床上,他也像个孩子,不那么主动,也不大懂得体贴,好像一切都是为了刺激和好玩。所以我比较郁闷的回去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喜欢他,对他兼有占有欲和依赖。因为他很善良,比大多数人懂事重情义。但要命的是,他太贪玩了,在网上不止交了我一个朋友,他还和另一个在N市的人关系亲密。他甚至在来N市的几天后就住到了那个人屋里。这件事让我无意知道了。当时别提多痛苦,就想自残。我用很恶毒的语言在电话中骂了他一两天,但是他态度很软,只求我原谅,也说不出什么解释的话。只是说他不喜欢那人,只是那人一厢情愿,他只为了找个住处,只是孤独。我心软,马上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他一语不发,也没有怒气,委屈得像个天真的孩子,令人怜惜。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到底是为了刺激、好玩,还是真的只为了找一个住处。但是这件事确实狠狠地刺激了我。后来,他找到了一个非常辛苦的的工厂工作,搬到了工厂住。虽然很苦也不开心,但每天给我打两个电话,好像履行责任一般。我也为他经常担心着。

后来我休假回家了。也不知道是太想他还是怎么,难受极了。有一天她很无奈的说,被工厂开除了。他倒是没什么大事,但我一下郁闷得要死。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发信息给他说,我们分开吧,我从来没有从你那得到足够的关爱和安全感。我说你太贪玩了,从来没有停止在网上四处聊网友,把这当成一种娱乐。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被折磨,虽然认识了你,我还是很孤独。他回我说,谢谢我给他的照顾,说对不起。这些信息说完以后,我又后悔了,赶紧打电话给他,他出奇的冷静,我心软了,想说些好话。可是他冷静又伤心的回绝了,很清醒很失望的说他要离开了,说什么会报答我之类的很严肃又严重的话。

之后的两天,我不停的打电话给他,他突然间变得很可怕,完全出乎我意料。对我的态度成了故意的拒绝和变本加厉的伤害。动不动就故意说要去卖身,去找网友,明天就回家,或者挂断电话,我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难受与愤怒。我甚至苦苦央求,觉得很丢脸。后来这几天好些了,但是他已经没有了以前的耐心和柔情。我们的关系好像更像是一种被动的牵扯。

我喜欢他开朗、认真、天真和重情义的一面,可是我发现现实的困境又使他时而冷酷、无助和麻木。而且他很贪玩,追求刺激,容易冲动,甚至吃过摇头丸并酗酒,并一度想过去卖身挣钱。所以这些东西很矛盾,不知道怎么解决。我也有很多问题,我对他有一种占有欲,又幻想依赖着他,有时候又觉得他挺没出息不上进,恨铁不成钢。

所以让我很焦虑,又没法摆脱它。请问这种状态要怎么处理啊?

不好意思写了一大堆,谢谢

F

席拉维给F先生的信

F先生:

你好!谢谢你给我写信。

象这样的人,不能深交,一起玩玩可以。你如果把握不住,感觉痛苦,还是不要和他来往。要相信自己的魅力,不要怕一时的孤独,要对自己有信心。你总会交到更满意的朋友的。人常常害怕失去眼前的东西,那怕那东西已经不值得拥有,或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自己。只有和你享有共同价值观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你长久的朋友和伴侣。

席拉维

F先生给席拉维的信

席拉维:

您好!收到你的回信很意外,因为我先前收到一封系统退信。

谢谢你给我的回答和宽慰,可能我还是没放下吧,总觉得你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有点残忍。也有可能我的表达力有限,不能把现实说清,或者存在偏移,毕竟我只和他一起待过3天。不知道是不是种错觉,我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了,心疼得要死,毕竟他为了我也认真付出过心思。而且我总觉得世界对他这样的人不公平,所以我想改变点什么。刚才给他打电话,他居然说什么自己没想活到老,所以没头没脑的把他给教训了一顿,因为今天中午说给我打电话结果他竟然忘了!

F

席拉维给F先生的信

F先生:

我想这里涉及到两个问题。

一个是怎样选择长期伴侣的问题。我们每个人,不管你自觉或不自觉,实际上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如果两个人在这两方面相差甚远,就不可能长期和平相处,更谈不上幸福。可是,人往往因为有了性关系,而产生感情,进一步觉得难舍难分,理智的判断就被抛之脑后。说的难听一点,是老二主导了老大。这是人性的弱点。同时,也可以说是人性的优点,因为完全的理智,往往表现为缺乏人性(“有点残忍”)。你的要进步,关心将来,和他的没有进取心,今朝有酒今朝醉,以至吃摇头丸,就是明显的不同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三天的时间并不长,但你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了,心疼得要死”。情感超越了理智。其实他应该只是你人生的过客。许多人把握不好,把过客当成长期伴侣,结果自然是深陷泥潭。

另一个是怎样对待性伴侣的问题。不管是长期或短期的性伴侣,我们都不应该企图拥有对方的性。和生活的其他方面一样,我们必须尊重对方的独立性,不然我们就难以避免陷入婚姻陷阱,不管两人是否正式结婚。在这一点上,你只有两个选择,接受他的贪玩、不专一;或断绝性关系,以免自己痛苦。你还可以帮他,不过是以一般朋友的身份。

F先生给席拉维的信

席拉维:

继续我的故事。不得不说。

我前几天打起电话来忍不住就想骂他,因为我感觉他没心没肺的,对我的关心和孤独视而不见。他也厌烦了,老是在电话中对我爱理不理的,以沉默对抗。我在金钱上给过他很多支持,当然,我相信以他的品质是会还我的,但我一恼火的时候又把这事当作骂人的砝码,他听到了也很窝火。当然,我骂他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因为他很顽皮、孩子气。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他够给我面子了,因为我说过一些很难听的话,他都忍住了。

前天又见了他一次,因为他说要离开了,在这边没有工作又没有朋友。而他这时已经对我充满了戒备和排斥,让人非常意外和心寒。似乎撇开我是一件无比轻松的事,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而且就好像我是一个超级累赘,连善待我的态度都没有了。我从来没有预料过他见面了还会这么对待我,以为见面就会好说一些。和我见面也非常地勉强,甚至故意撒谎拖延很长时间,并且来了动不动就说要走。我难过极了。我想一开始就是我的问题,我不该喜欢上它,顶多只应该疼爱和关怀。他一开始撒过很多谎,隐瞒了自己的过去,一大堆甜言蜜语的谎言,给我造成一种阳光纯情男生的印象。当然,他撒谎的当时可能并没有坏心,只是为了逗你高兴。可到后来喜欢上了他,就不自觉地妄想占有他,依附着他,再加上我的不自信,于是把自己的郁闷和思念全部给他负担。以前你写过的那些婚姻中关于互相占有的文章,现在看来显得非常有道理。

他是一个骨子里极度追求自由的人,是接受不了我的这些东西的。而且,他天性独立、比我快乐。现在想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完全始于一种纯粹、轻松的调情式聊天,完全图个新鲜。一开始没有任何负担。只是后来,生活的变故折磨了他,我成为开导者,这时他对我产生了一种依赖,一种完全的感恩的好感。所以我有一种控制欲得到满足的幻觉。我也喜欢他的开朗和直白,误以为这些就是感情。但是后来角色就变了,他恢复了快乐和主动,不再需要我的开导。我失去了对他的控制感,也变得无所适从。而那些新鲜和好奇,早就没有了。时间一长,大家都反而暴露了性格的污点。而且,我想在感情上依附着他的想法也失败了。这么一想,我甚至有些自卑,并羡慕他的生活态度和方式。因为那晚他傲慢地告诉我他有着复杂的过去,甚至做过长时间的男妓并挣过很多钱,当然,是生活所迫也是欲望所趋。和网友发生性关系更是家常便饭,并直言,qq上几十个人都和他有过,男女皆有。朋友即性伴。在我骂了他后的几天内,他又重操旧业,以非常低的价钱去卖身。我非常惊讶,因为他以前给我的印象是个纯情的男生,没有过多的性经验。可是没想到,他的阅历这么阴暗和复杂。一个人同时拥有这两面,太恐怖了!但是我现在竟然有点觉得他面对生活的心态比我轻松,心理状态比我健康,性爱就是快乐。而且他这么毅然决然与我划清界线,十分的可怕。也许是长期在社会上混得结果吧。而我,没有他那么直白的性需求,更希望有一些思想的交流。或者某种程度上很变态的说,我想在感情上控制住他。但是,我失败了。所以,也许一直以来就是我的问题。我没有自信,性情忧郁,依赖性太强,没有看明白,幻想去依附、控制别人。

我们不是一路人,他追求的是纯粹的肉欲和新鲜、金钱朋友义气。来到这个城市始于头脑发热,找我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而我,希望被宠爱、过于孤僻和自艾自怜,又对别人有控制欲,真是一对痛苦的矛盾。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心理问题还是什么。我甚至有点想像他一样,但又觉得不可想象。因为,纯粹的肉欲对于我来说,似乎肤浅又危险。而且,我想一个人就算肉欲天天满足,还是会孤独。人与人的关系真是千变万化,找一个匹配的真有这么难吗?那天我曾问他,有没有想找一个长久的,他虽然经历过这么多,也不屑一顾的说只是自己不想找,但是口气中明明有被切中软肋的失落感。

F

席拉维给F先生的信

F先生:

能够对自己的事情分析得这样清楚,已是很不简单了。我认为你的生活态度是比较正常的。当你对生活和自己看得更清楚,你就会做出更加明智的决定,也会更自信。

席拉维

相思病、疑心病》上有 2 条评论

  1. Pingback 引用通告: 检测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