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性压抑的痛苦到意淫的享受

——解读已婚者“网恋”的心理背景

凯迪网友:直肠子

随着e时代的到来,人们生活的天地中又开辟了一个新的疆域,神奇的网络,在虚拟和现实的两个世界之间架起了一座亦真亦幻的桥梁。在这座桥上穿梭的人群中,脚步最轻盈、心情最激荡的当然是那些“网恋”者。其中,那些已婚者“网恋”的心理背景,更是格外引人注目。 继续阅读

人性之疑惑

Passion 问:

您好!

我是一名36岁的已婚男人,有着可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性生活也和谐。可是,作为男人,总想在性方面寻求更多的刺激,对夫妻交友,群交等等也有跃跃欲试的兴趣,但是很担心,一旦走出这一步,会对我们的婚姻和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心理一直都没有把握。看到别的漂亮女人,也很想和她上床,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 继续阅读

撕裂的婚姻――《革命之路》观感

来源:猫思猫想

在看《革命之路》前,估计被片名误导的人不只我一个,我以为当年在那艘大船上上演旷世之恋的小青年,下船后又跑到啥比如墨西哥、南美之类的地方,在炮火连天的背景下继续旷世。结果,片子的剧情很不旷世,很平凡,很生活,很伤感,很绝望,一部讲述婚姻的电影,一部让未婚男女看过之后肯定不会激动的想去登记的电影,山姆门德斯这坏种将婚姻撕碎了给我们看。 继续阅读

[转贴]震憾!一北京妞儿写的,男女都该看看

是不是女孩从13岁起,每个月多花几个卫生巾钱(当然得是生理上正常的女性朋友们)觉得自己特冤,所以都憋着让男朋友(老公)给自己花钱啊?其实男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我在想,为什么女性朋友比男性朋友的平均寿命长,除了女性大多不常抽烟饮酒以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即男人要负担的社会责任更重,男人要承受的生活压力要比女人多得多。

你是女孩,你可以想起一出是一出地瞎闹,烦了就哭美了就乐,你撒娇你任性,你翻着跟头抒发自己的感情,什么时候折腾舒服了什么时候算。没人说你什么……女孩嘛,感性一些,大家都能原谅你的情绪化。你可以不计后果不失时机地犯犯间歇性神经病,然后美其名曰:我们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我不是故意的啦…… 继续阅读

上班族的爱情:抓来抓去

一向善于拍女人戏的张艾嘉用“抓来抓去”形容现代都市女性的爱情观:“能抓就抓到一个,这个不行就再抓另一个。”也许是因为大城市的辛苦和寂寞让人需要一个依靠,可张艾嘉认为这种看似不忠贞的爱情背后是及其复杂而微妙的。

《华丽上班族之生活与生存》中,也对这种都市上班族的爱情观进行了刻画。一个女孩为了获得更高的薪水离开在国外的先生回到国内,但不久就接到了先生打来的电话,“你其实只热爱你的工作,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好。”女孩的表现出乎先生的意料,她平静地放下电话,然后平静地去工作。因为在办公室里,有一个男孩在追求她。 继续阅读

所谓男人——女人如是说

作者:曹澍

所谓男人,就是婚前伺候你,而婚后让你伺候的那个家伙。这家伙走的是一条“从打工仔到董事长”的道路。新婚之夜,男人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总算把你弄到手了。”一个“弄”字,道出了他的多少“艰辛”和“良苦用心”。你听了这话的第一个感觉是:“哎哟,我上了这小子的当了。”但已悔之晚矣。

婚前的男人特能“忍辱负重”。你骂,他不还口;你打,他不还手;你约会迟到,他不但不生气;反而笑脸相迎;你耍小姐脾气,他千方百计地哄你;他去你家做客,干起活来像个钟点工。那时的男人真招人爱。

所谓男人,就是婚前殷勤备至,陪你逛商店,并表示极大兴趣和忍耐力;而婚后,宁肯站在商店门口等你,也不进去,还“恶狠狠”地说,“买了就出来,别逛起来没完!”败兴得让你刚进去,就想出来的那个家伙。 继续阅读

男人眼中的女人

作者:曹澍

所谓女人,就是婚前叫“小姐”,婚后叫“太太”的那种人。

所谓女人,就是恋爱约会时不是迟到就是早退,经常莫名其妙地生气,弄得你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也不知哪项没伺候周到;更有甚者,还隔三差五发个“哀得美敦书”要挟一下,吓得你饭不香觉不着,神魂不安,唯恐已快进网的“鱼儿”又游走,恨不得给她行三拜九叩大礼的那种人。 继续阅读

中国男妓是怎样干活的

来源:猫扑大杂烩

酒吧门口挂着一块精巧的小木牌,上面赫然写着“成功女士专有的休闲地带,男士谢绝入内”……   

在海南某报资深女记者的指引下,我们首先来到海南某大厦KTV酒吧。酒吧门口挂着一块精巧的小木牌,上面赫然写着“成功女士专有的休闲地带,男士谢绝入内”。据送我们去的的士司机说,这里要到晚上才热闹,现在一般都较闲,如果找不到称心的靓仔,他可以帮我们再找一家,或者直接帮我们找一个过来,但要付 “介绍费”给他。
  
我们走到酒吧门口,一位高个小伙子迎了出来,躬身请阿丽进门,却把一双长臂横在我的面前,指了指那个小木牌,很有礼貌地说:“先生,对不起,这里是女士休闲场所,男士不能入内。”阿丽转过头来,一副大姐大派头:“谁说不能进,他是我的马仔!”小伙子飞快折身进去向老板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跑到门口来笑眯眯地对我说:“先生,请进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