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性感者生存”能解释文明吗?

http://cn.wsj.com/gb/20121130/lif072445.asp?source=whatnews

性选择推动进化这种观点可以追溯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他坚信这一点解释了大部分人类进化过程。现代生物学家也普遍认同这种观点。其中一人甚至得出了一个数据,认为约54.8%的人类选择实际上是最性感者繁殖,而非最适者生存的结果。

多年前,进化心理学家杰弗里•米勒(Geoffrey Miller)在他的著作《求偶思维》(Mating Mind)中论证了以下观点:既然人类男性除了发达的肌肉以外,还凭借艺术、诗歌、音乐和幽默追求配偶,那么我们的大脑增大很可能主要是性选择的结果。 继续阅读

小小说:等待爱情

来源:李银河博客

可能是从小看小说看多了,依依一生都在等待爱情。

她在市社科院工作,研究婚姻和家庭。她曾在美国一所大学留学,学的是社会学,博士论文的主题就是婚姻家庭。

在美国读书时,她有一个有趣的发现:社会学系的教授在恋爱婚姻方面超出常态的远比其他专业的老师为多,比如,单身人比其他系的老师多;离婚的多;系主任跟结发妻子离了婚娶了他的学生——师生恋在美国可是很犯忌讳的;还有个白人教授是个摩门教徒,妻女好端端在家里,又娶了一位比她小几十岁的黑种女人——因为摩门教是允许一夫多妻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