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女人的“试离婚”经历

离婚手续越来越简便,让分手变得越来越容易。于是,有些还没有走到山穷水尽的夫妻,仅仅是冲动草率地下了决心,再想回头时发现已覆水难收。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让徘徊在离婚边缘的夫妻们进行离婚“彩排”的体验后再决定呢?

1号女主角: COROL 网站内容总监 32岁 试离婚3个月

差不多一年前,我换了一份新工作,新的工作和我以前的工作相比有很多区别,所以,我基本上整天泡在公司,而就是这样,我还觉得自己的工作完成得并不理想。我对自己产生了很强烈的怀疑心理,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不再能适应新的工作与环境了。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干扰了我的生活,以前看着虽说不满意但还凑和的丈夫忽然之间变得面目可憎起来,我觉得他不光不能理解我,不能帮助我,还处处看笑话一样看我的穷于应付与疲惫不堪。所以,每天一回到家,就忍不住对丈夫充满挑剔,他一开始还让着我,后来见我越发不可理喻,也不耐烦了。我们的生活变成了典型的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终于有一天,我和丈夫同时说出了“与其这样两个人水火不容,不如我们离婚吧!”这句话说完,我和丈夫彼此都怔住了,当初我们能走到一起,也是冲破了双方家庭的阻力的,我们在外人眼里也曾经是恩爱有加的,而现在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提出了离婚。该怎么办?继续过下去矛盾已无法逃避,离婚又心有不舍,我们商量了一夜,决定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继续阅读

爱尔兰:相爱100年,只要6元钱

爱尔兰是全世界结婚率最低的国家,作为一个信奉天主教的国度,这个国家是禁止离婚的。很多适逢婚龄的男男女女大都选择观望,迟迟不去婚姻登记部门办理手续。所以,在爱尔兰流行不婚和晚婚。

林东在爱尔兰国立都柏林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后,又工作了两年,方才办理下来了我的签证手续。等到我终于获准可居留后,距离当初他前往爱尔兰已是7年。我和林东都明白结婚意味“终身监禁”,不管将来是否幸福,都不得不搭进去一辈子。可我和林东都已经等不及了,再拖上几年,到时候有了孩子是像儿子还是像孙子?不行,得马上结婚。 继续阅读

热衷情色,真的不对吗?

李银河是一个非常温和的学者,但是这社会并不因为她的温和而宽容她。总有人攻击李银河老师的主张,更多的人对李银河感到愤怒。这些人要是遇到饱醉豚这样非常不温和的思想家,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饱醉豚的道理很简单:色情和淫秽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一个连色情和淫秽都不喜欢的人,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那些公然反对色情淫秽物品的人,也许性取向有问题,也许精神有问题,也许是个不诚实的人,但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既是生理精神正常的、又是诚实的。 继续阅读

女生自白:大学里“不同居”的是傻子

来源:红网

特别是躺在这张双人床上,偎在他的怀里,我从来不去想我们将来是否会走在一起,也从来没想过要牵手一辈子步入婚姻的殿堂……那根本就是个岂人忧天的问题,我宁可潇洒地活在当下,也没兴趣去考虑这些无聊的话题,更不需要所谓的承诺!
  
我想写点关于我自己的生活经历和真实感受,我将用我一系列的真实故事告诉你,现代大学生的无奈与叛逆,这些是真实的,真实得你无法接受!请不要用异样的眼光打量我,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果你不能理解,只能证明你跟不上这个时代。 继续阅读

老了的性愛

22歲的年輕新郎約翰,在新婚的前夕,詢問爺爺,究竟要如何計畫嘿咻嘿咻的頻率呢?

60多歲的爺爺說出了他的經驗談:「當你還在新婚時期,你會隨時想要嘿咻嘿咻,也許一天好幾回。」爺爺繼續說:「而後呢,做愛次數逐漸減少,或許一禮拜做一次。再然後呢,隨著年齡逐漸變老,可能一個月才嘿咻嘿咻一次。等到真的已經老了,幸運的話,可能是一年成功的做愛一次,也許在你的週年紀念日。」 继续阅读

“性友谊”- 新型男女关系

来源:求医网

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在他的作品《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首次提到“性友谊”一词。在现代高节奏的都市生活中,竞争残酷又激烈,人们象机器一样在为生活而奔波,在为金钱而忙碌着。与此同时,在无所不在的诱惑面前,人们的情感生活变得更加脆弱、孤独、不堪一击。于是,有这样一类情感,说爱情还远远不够,但是想要的,却比一个吻还多。满足身体,不牵扯灵魂。男女之间,发展这么一种“性友谊”,享受了快乐又省却了麻烦。性友谊,仿佛成为了更有建设性的第三种男女关系,在单纯的友谊和隆重的爱情之外蔓延开来,一次一次的高潮过后,人们不再在乎伴侣是谁,身体需要成为了与食物需要同等重要的一种饥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