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汉全席与杂交派对

满汉全席与杂交派对有什么关系?它们都是为了满足人的自然欲望的聚会,只不过一个是为了满足人的食欲,另一个是为了满足人的性欲。然而,举办满汉全席可以广而告之;举办杂交派对却只能偷偷摸摸。满汉全席是盛宴;杂交派对是淫乱。一个人对满汉全席津津乐道、如数家珍,是美食家;一个人对杂交派对津津乐道、赞不绝口,是淫棍、荡妇。

同样是为了人的自然欲望,这两种聚会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应却是大相径庭。为什么?难道说满汉全席能够造福人类,而杂交派对却要为祸人类?

满汉全席以动物类食品为主,多吃无益,是心血管类疾病的罪魁祸首;而心血管类疾病是人类第一杀手。美食当前,大多数人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吃进比自己身体当天的需要更多的食物。发达国家街道上随处可见的胖子,就是明证。

杂交派对的男女无疑会多次性交,但没听说有女人纵欲过度而死的。曾经轰动一时的,新加坡女大学生Annabel Chong, 和251个男人连续性交都安然无恙。男人只要不吃药,小弟弟累了,抬不起头来,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自然一边去歇息了。男人若在没吃药的情况下,不小心做爱做死了,死因多半还是心血管类疾病。进一步追根寻源,罪魁祸首还是平时吃得太多,动得太少,包括床上运动。

要说到人生享受,满汉全席上食物的色、香、味给人的眼、鼻、口带来感官享受,是勿容置疑的,但很少有人从食物上得到精神享受。如果有人,这个人大概是个典型的中国人。杂交派对给人带来的享受是全方位的。单是两人之间的性行为就涉及到从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以至整个神经系统的高度兴奋,更何况是一群人一起做。人在这个时候是很有可能得到精神上的享受的。这完全基于个人的品位,就好象面对一位美女的裸体,有的人看到的只是性器官;有的人看到的是人体美;有的人看到的是美女整体的神韵。无论如何,人体的美和食物的美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性的刺激和食物的刺激更不是同一个量级的。

要说到对环境的影响,象满汉全席这一类的盛宴是少不了鱼翅的。为了这鱼翅,不知有多少条鲨鱼被渔民们捞上来,割了鱼翅,又被活活丢进海里。有些鲨鱼已有绝种之忧。海洋的食物链遭到破坏。盛宴上还常常有各种山珍海味,包括果子狸这样的动物。沙斯(SARs)这种可怕的瘟疫,就是吃出来的。杂交派对对环境几乎没有不良影响,尤其是当人们可以用各种方式避孕,不至于因为一场杂交派对,而生产出许多小孩。由于掌握了亲子鉴定技术,更不用担心万一有了小孩,会造成人际关系的混乱。

要说到传染病菌,如中国人这样的吃法,一桌人中有一个得了感冒,整桌人都有可能得感冒。要是这个人对着这一桌菜打个喷嚏,那就传得更快。杂交有传染性病的危险,传染到爱滋,就要玩完。有种说法说,爱滋病是上帝对人类乱交的惩罚,那么沙斯呢?是对人类乱吃的惩罚吗?最近,英国有人得了爱滋病,却奇迹般地康复了。也许,爱滋病并非是对人类乱交的惩罚;杂交并不是导致这种疾病的根源。不然的话,就不会有尧、舜;不会有孔大圣人;更不会有你我。

说来说去,满汉全席都不显得比杂交派对高级,反而,杂交派对带来的享受比满汉全席的要高级。如果来一个外星人,从客观的角度进行分析,一定会对两者截然不同的地位百思不解。那么为什么杂交派对被指责为淫乱?是因为习惯思维吗?是的话,这习惯又是如何形成?要明白这些,我们就必须了解杂交时代以后的婚姻历史。

对于杂交时代的古人来说,杂交派对是他(她)们人生最快乐的时刻之一,远超过一场盛宴。或者,盛宴只是杂交派对的一个部分。在近代和现代,虽然杂交被认为是淫乱,但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有人热衷于杂交,因为杂交不但是一场狂欢,还是人类繁衍策略的一部分。无论你有意无意、喜不喜欢,杂交的冲动都已经刻录在你的基因里。(见“性宴狂欢”)

也许,现在正是人类抛开虚伪的面具,跳出传统观念的框框,重新评价杂交派对的时候。在这一点上,英国人似乎走在了前头。他们领导了工业革命,难道他们还要领导杂交革命不成?!

注:不经本站同意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满汉全席与杂交派对》上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