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敌不过本能-全民嫖娼记(4)

《扬子晚报》报道嫖客与娼妓交易时,因价格和服务质量发生争执,一直闹到派出所的怪事。肇事双方已经不把卖淫嫖娼当着是犯罪行为。嫖客有一种法不治众的心理,而且多数是上行下效。而娼妓们形成一套“卖淫有理”论:一不偷,二不抢,坚决拥护共产党;不争地,不占房,工作只要一张床;无噪音,没污染,拉动内需促发展;不生女,不生男,不给政府找麻烦。嫖客和娼妓感到自己完全可以抬起头做人。他们交易时发生争执,就理所当然去请派出所处理。

说一个笑话。一个劳改释放犯,坐了十几年牢回来,人坐呆了。有朋友领他去嫖娼,说是恢复做人的乐趣。他进发廊跟小姐谈价钱。小姐要价100,他嫌高;谈到50,他还嫌高。小姐就跟他说,这样,我们干脆5块钱一次。他答应了。据说趴在娼妓身上不敢动,动一下,小姐就数钱。5块、10块、15、20……

还有一则笑话,说一个耄耋之年的老者,找了娼妓开房间。娼妓问他怎么搞?老者伸出一个巴掌。娼妓看着竖起的五根手指头,抱怨说,只能一次,哪能搞5次?搞5次就要给搞5次的钱。老者笑着说,你领会错了。我是问你,我这5根手指,你挑哪根手指搞?

网上有一则笑话,说移动公司老总嫖娼。移动老总与一小姐谈好300元价格。事毕,小姐索要3000,移动老总大怒。小姐说道:“上下移动价格加倍,全身漫游价格加倍,占道费50元,每分钟10元…….”

新中国刚成立时,毛泽东主席有一回暗访北平城,发现妓院鸨母欺压娼妓。伟人一挥手,坚决地说:“新中国决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我们要把房子打扫干净”。这位伟人的确做到了。他凭着主观愿望竟然让历史跳跃了一下。当然,任何一位国家领导人都不愿意开历史的倒车,说在他的任上,允许娼妓的公开合法化。这样他就得挨后人唾骂。可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伟人的家乡现在也是“战遍地黄花分外香”。有游客去湘潭,找小姐服务。嫖客与小姐谈价钱。小姐说,统一价,湖南的价都是毛主席定的,50。原来湘潭广场上有一尊毛主席像,主席挥手,伸出5根手指头。这就是替她们定的价。

河南的花鼓戏全国闻名。许多地方有河南人组成的小戏班子。他们不唱花鼓戏,而是跳脱衣舞。他们走村窜巷,居无定所,像一群吉普塞人。什么地方办丧事喜事,什么地方开张大吉,他们就在广场上拉一盏大灯,搭个台子,就地演出。这些十七、八岁的农村小姑娘,演得很认真、很投入。她们唱着革命歌曲,把衣裳一件一件脱掉,最后脱得一件不剩。她们的舞蹈动作很简单,几个不变的基本动作。

这种吉普塞人似的戏班子,有时也进小县城里演出。观众许多都是老年人。县文化馆打出人体艺术的招牌,老年人花20元钱,买张票,挤在前排光线好的地方早早坐下,等着开场。我曾经对河南的流动小戏班子进行过调查。戏班子的女孩子卖艺不卖身。她们固执地认为跳脱衣舞是艺术。脱光了就是人体艺术。她们当初从家里带出来时,要给领头的两千元押金。在外流浪一圈后,没犯错误,回去才能要回押金,拿到工资。所以,女孩子们很听话,不敢有丝毫闪失。

一些大学生卖淫嫖娼已不是秘密了。这种现象在职业技术学校更多。有一回,我的一个朋友女儿上职业技术学院分数不够,要我帮忙。我们请那所学校的领导去唱KTV。学生家长请客。学生家长感谢学校的领导能让他女儿进那所学校,安排几个小姐进来***。小姐们坐到学校领导的腿上时,双方都惊呼起来。原来进来的小姐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后来我劝这位朋友,宁可让女儿去当学徒工,也不要上什么草鸡毛的职业技术学校。

某学校有一女生夜不归宿,在酒吧陪酒。班主任是个女老师,找这个女生谈话,扬言要开除她。这个女生振振有词地说:“我是个大专生,你呢?你是本科生,你是副教授。我在酒吧***是事实,你跟校长睡觉不是事实吗?你还性骚扰男学生。像你这么优秀的人都管不住自己,又为什么要求别人呢?你月工资四千多,而我家里寄来的钱都不够我吃顿像样的菜。我们都是女人。你陪校长睡觉,只是想当个小官。而我在酒吧陪客人,只是想弄点儿钱生活。谁比谁高尚?谁又比谁下贱呢?”学校最终没有敢开除这个学生。

在一些***场所,有时真的能碰见大学生。她们的气质一眼就可以看出。她们从业时,经过内心的挣扎,表情显得有些悲壮。她们多数把眼前的职业当着无奈之举,一种短期就急的行为。而低学历的娼妓就显得心安理得。她们自暴自弃,认为自己没文化,大学生还当娼妓呢?我能干什么呢?我曾经碰到一个大学生。她也不隐瞒,向我大倒苦水。她们大学毕业后,不是说找不到工作。有些工作纯粹是骗人。刚到单位就要你完成多少指标,这些指标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根本完不成。有一定社会关系,也不会到这么差的单位。她们的基本工资低得让人没法生活。她正复习准备考研。她的男友是在读研究生,家里也很穷。我只能对她们说些表示理解和同情的话。

在***场所碰见熟人或者单位领导是大忌。2004年2月中央新颁布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罚条理》中,涉嫌买淫卖淫甚至就是翻阅黄色书刊的一律开除党籍。有一回,当教师的朋友在XXX浴都碰见他们学校的副书记。这个副书记是部队转业的,平常在大会上喜欢唱高调。他看见书记正跟着小姐进按摩房。也怪他不好,主动上前打招呼,说书记啊,这个小姐不错,肉雪白的。后来这个书记一直打击报复他。副书记多次说,某某人啊,十句话只能听半句。

有些党政干部经不起诱惑,参与嫖娼,往往会受到黑白两道的敲诈。黑道是采用偷拍,作为敲诈的证据。据说相声演员李金斗曾经遭灾。而白道听说你是党政干部,采取威胁等手段,对你进行敲诈。机关干部B对我说过一件事。他同事A领一个社会上的女孩到他的住处。可能想发生性关系,但是事实上并没有。那个女孩子月经在。事隔很久,这个女孩子因别的事情犯案,说出此事。那天B刚回宿舍,来了10名公安干警,开着警车,拉着警笛,声势威猛地抓他去派出所,就像他杀了人。到派出所后,他们才说出实情,只要B交出A。这种势头不是送人家进地狱吗?B就对他们解释,双方并没有发生性关系。但公安的解释是,女孩曾经脱裤子给对方看,看一看就是嫖娼。目的想搞钱,但也不明说,好像是在为民除害。就这样,B还是交了8000块钱的保证金。B保证把A找到位。这种不打收据的钱当然就进了小金库,也算是为公安局办案筹点儿经费。如果你是社会游民,他们就敲不到这笔钱。党政干部往往顾虑到自身的形象,不屑一切代价做出妥协让步。

B说他在派出所,看到一个戴眼镜的人,因为嫖娼像头猩猩似的关在铁笼子里。公安告诉他,这人是教师。在派出所,如果没有人替你打招呼,他们根本不把你当人看。嫖娼即是社会的普遍现象,有时也像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派出所所长的权力大的惊人。像这类无原则的乱罚款,政府公开行为的敲诈,最大的危害是唆使人们仇恨这个社会,产生报复社会的念头。警察不尊重人,他们也可能换个场合,成为得不到别人尊重的受害者。一个不尊重个体的社会,所有的人都得不到尊重。

与开放初期不同,现在娼妓很少能靠此发财致富,顶多是维持生计。主要是从业人员太多,供大于求。有的娼妓生存状态堪忧。某乡休闲中心一个18岁的娼妓,人长得很漂亮。她是西安人。月经在身上都卖淫。她每天挣得钱都得交给一个地痞。这个地痞的公开身份是她的男友。她连一分私房钱都没有。当地派出所和乡干部都享受过她的服务,也都知道这件事,但是谁也不管。公安不管,妇联也不管。有人反映到妇联。乡妇联主席说,我们妇联是维护良家妇女的,不是替犯罪分子说话的。大家都怕与这件事沾边。

的确也有因为贫困而从事***活动的。某公安分局就曾查处过一起“处女卖淫案”。发廊女王某在出租房内给嫖客打飞机时被当场抓获。王某和嫖客都给予五千元的治安罚款。打飞机是用手、嘴和胸让男人体内精液排出。王某说,她是处女。民警把她带到医院体检也证明的确是处女。王某接待过上百名嫖客,但是,她最隐密的地方始终不让人碰。她说这是留给将来娶她的人的。大家对如此有定性的女人肃然起敬。

失业率升高,也造成娼妓人数的增加。许多女孩子经不起贫困,经不住利润的诱惑,特别是初次情感失败后,往往离家出走,去异乡从事***业。她们有的定期往家里寄钱,告诉家人,她们在南方找到了很好的工作。这类女孩子东北人很多。其实做父母的真糊涂。你女儿一没有文化,二没有技能,天上哪来的馅饼?她们有的每月往家里寄上好几千。家人还四处向街坊邻居炫耀。

由于我国贫富差距加大,许多贫困人口从事着卖淫活动。我们这座城市的东区,有一个叫鸡庄的地方。曲曲折折的小巷子像鸡的肠子,所以就叫鸡庄。这儿里住满了娼妓。她们趿着拖鞋,站在出租房门口,打量着过往行人。给30元钱,就可进简易的出租房。她们脚指甲上满是尘土,长期的体力劳动使她们的手掌粗糙,皮肤黝黑,脸上满是皱纹。她们的丈夫在城里做零工。丈夫们对妻子的收入不闻不问,或者心知肚明。有丧失劳动力的丈夫还会替嫖客把门。

我领城管会的朋友参观此处。他大吃一惊,说我们这座国家级文明卫生城市,怎么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他要写一篇报道反映。我制止了他。我说,你出风头写一篇文章,你想没想过,这断了多少人家的生计?我怕记者之类的人物来打扰鸡庄的宁静。就我观察,鸡庄是宁静的,这儿已经形成一种和谐的社会生态系统。比如,鸡庄的居民,房屋出租者们,自觉维护着娼妓和嫖客的利益,不去打搅和惊动他们。如果没有娼妓,他们的房屋出租就困难。当地的派出所朋友是这样说的。城东地区是外来民工聚集地。如果没有这么一个生态系统,流氓犯罪率就会上升。男人花30元来满足生理的需求,消耗掉过剩的精力,然后回家睡个好觉,对社会治安是有好处的。

中国最大的嫖娼消费阶层是工薪阶层,特别是机关工作人员。他们在对待娼妓的问题上,处于极大的人格分裂状态。以全市的高档娱乐场所为例。每到周末,生意最清淡。生意最好的日子是周二至周四。据内情人介绍,机关干部周末要在家里陪老婆,周一要处理公务,而周二至周四,谎称工作加班,涉足***场所。许多人公款消费。他们找小姐后,开餐饮发票报销。这类人嫖娼不仅不罚款,而且还可以国家报销。

嫖客中有很大部分是对现有的婚姻状态不满。机关干部的离婚率相对与社会其它阶层要低,主要是无力摆脱现有的婚姻。有些人只有到***场所去发泄性欲。有一些干部因离婚问题没处理好,祸起于萧墙之内,妻子把他们贪赃枉法的发家史暴露,造成某些腐败团伙的集体覆灭。报纸上曾经报道过雇凶杀妻的案件,也属于这一类。他们共同的策略是“外面红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或者说“攘外必先安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