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节:性产业合法化的一个理由

作者:冬虎(chunlei)

11月11日,是N多人热炒和喜爱的光棍节。有新锐派记者在节前做了一个“光棍节调查”,地点是长春市,因为东北人实在,雷锋多。对象是28至35岁的100名男女(各50名),学历是中专至研究生,职业有公务员、老师、营业员、自由职业者、警察等。结果表明,大部分男性光棍“单身的理由”,一个是“女人是老虎”,“野蛮女友”不敢娶。一个是“宁可同居,不愿承担家庭责任”。而女性光棍“单身理由”则有三个:1、“男人不可信”;2、“家庭生活太苦”;3、“不愿凑合”。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70%以上的光棍回答有较“满意”的性生活。他(她)们觉得,现在的单身不是“单身”,而是“单生”,单独生活而已。所以,“别看我们光棍无可奈何地单身着,但其实比很多夫妻无可奈何地爱着强多了”。
这又让人想起了一直争论不休的“性产业合法化”的问题,好象也是光棍们越来越“滋润”的一个理由。可能女光棍们会不太同意,但是细想一下,由“性产业合法化”带来的“性自由”思想的进一步解放,不正好使女光棍们“受益匪浅”吗?

事实上,性产业在中国岂止是合法化,弄不好做大做强成为“知名的”、“拥有自主产权”的国粹,都有可能。之所以没有宣布合法化,除了违莫如深的治国智慧,主要还是顾及大家的面子。所谓“婊子、牌坊一个都不能少”。

据说,北京某著名调查公司最近搞了一个“性从业者”状况的调查,派出了资深研究员带队,花了两个月时间,接触了逾千名他们称之为“SW”(Sexworer)的人,也就是“传说中的小姐”之类。起初调查人员是带着神秘和鄙视的态度,去接触“SW”的。可是,当他们一次次“艳遇”之后,“几乎所有的调查人员都发现,真正的SW跟自己原来的预想太不一样了”。有一个调查人员甚至访问了一个白天做中学老师,晚上做“SW”的。他这样描述道:“这个女人如果走在大街上,会让人觉得是个大家闺秀,有一种从内到外的气质美。没人会想到白天当老师的她,晚上竟会从事这样的职业。可她并不认为这个职业值得大惊小怪,她就要这个自由自在的生活状态”。显然,这个调查人员从开始的“鄙视”转为“欣赏”了。

更多的调查人员对于那些出于家庭或个人困难做SW的,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和理解。典型的描述是这样的:“曾有一个SW,跟我妹妹一样大。我妹妹在上大学,而这个SW的妈妈跟人跑了,爸爸出门打工再没回来。她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她出来做这个,供弟弟上学,让妹妹在家照顾弟弟。这个SW倒说自己没觉得这种生活有什么不好,她做饭店服务员一个月才400块钱,现在工作挣得多又没那么累”。

该调查结束后,资深研究员总结说,性产业和性工作者是实际存在的,它仅是生存方式的一种,是生活需求的一种,就象当干部和当农民一样普通。事实上,还有很多人想从事这个行业或职业,以满足生活需要。“只是现在的SW勇敢地迈出了最实质性的一步”。

这样看来,性产业要不要合法化,怎样合法化,其实就是个废话。因为光棍们需要,两亿多流动人员需要,弱势的或者无奈的姐妹们需要。再说难听一点,甚至警察和“扫黄打非”的也需要。况且“SW”们也没觉得他们如何的“卑鄙”或者“不干净”。相反,他们却有一种“光明正大做生意”的清白感觉。国人们对“SW”的态度,也正如调查人员那样,一旦“深入”接触和了解,就变成了“同情”或者“欣赏”。正所谓,中国特色:非法的,又是合法的;合法的,又是非法的。当然最精到的,还是让非法的东西合法地存在,大家各取方便,乐在阴处。

出处:敏思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