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剩女”的困惑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谁谁谁

女作家潘向黎的新小说《穿心莲》讲的是一个经济独立的知识女性当小三的一段经历。只不过,这个“小三”不像《蜗居》中的海藻,图的是对方的房子和手机,她是非主流小三,图的是和对方在一起的感觉。而据我对身边类似人群的观察,追寻这种“感觉”则是自视甚高的单身知识女性的通病。

对她们来说,爱情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和愉悦,需要用近乎虔诚的态度来应对,就像爱茶的人喝极品茶时需要焚香洗手的仪式一样。在《穿心莲》中的女主人公看来,生活就是愉悦的清淡——面对面的交谈,或者是电子邮件的书信交谈,谈美感,谈艺术,或者谈一种抽象感觉,双方能够用恰到好处的语言把这种感觉形容出来则是恋爱中的巅峰时刻。谈到高兴时,女主人公为了证明自己并非不识人间烟火,也会亲自下厨做几道土豆烧牛肉、虾仁炒蛋之类的菜,这时,她可以和男主角谈一谈做菜的火候和家常菜配料的使用。即便谈柴米油盐,也谈得很有美感。

因为职业体面,经济独立,把爱情视为神坛供品而不是换取金钱的手段,这些知识女性大多有道德上的优越感,即便在破坏别人婚姻的时候,也可以挟爱情的大旗堂而皇之地进攻,置对方的妻子于道德弱势。但她们同样有恋爱中智商下降的迹象:这位让自己心动的已婚男子还没向旧人告别,就迫不及待地奔向新人。面对这种取舍难断的劣根性,知识女性们通常采取选择性失明。

如果说把爱情神圣化是知识女性落单的重要原因,那么过于强调人格独立、精神自由则是她们很难与爱人相处的最大障碍。书中的知识女性在和前男友同居时,居然自己买了房子也没告诉人家一声。我有一位类似的女朋友则担心,若是结了婚,还会有一个人在家里呆坐的时间吗?可是,尽管如此强调独立,她们还是和所有女性一样,期望找一个各方面都优于自己的男性。这似乎是对她们坚持的“两性平等”原则的最大讽刺。

此外,知识女性是不屑于使用女人特有的武器的,比如:撒娇、耍赖、哭闹等等,她们更期望通过自己的气质和知性来赢得感情,并在感情出现问题时,冷静而高贵地给它一个送别的目光。就算内心万般不舍,也绝不会放低姿态去求和。这种近乎残酷的冷静与理性或许有助于事业的稳步提升,却会让个人生活高贵而冷清。

事业上成功的女性中,有不少是这样的知识女性。如果她们还期望有个温暖的家庭生活,或许她们应该向男同事取取经,放下高贵的尊严,学学那些活得其乐融融的“妻管严”们.

知识“剩女”的困惑》上有 3 条评论

  1. 谢谢!其实没有真的死过,只是中国局域网内看不到。莫名其妙地被封杀了,又莫名其妙地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