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写性爱小说的日本女人

女人写性爱小说,大概一直是件很稀罕的事情吧,所以一听这句话,便肯定会有很多男人生出莫名的兴奋,而争相先读为快。可在当今的日本,这也和美少女宫泽理惠起掀起的拍全裸照片热一样,开始流行起来了。不久前,某杂志社以普通女子为对象征集性爱小说作品时,竟有许多女大学生,公司女职员,家庭主妇寄去了自己的作品。不论是日本的新人文学奖,还是女性杂志,出自普通女子之手的性文学作品如今是越来越多了。那么究竟是什么驱使她们提笔一个劲地描写“性”呢?

铅字适于“自我爱”,大胆沉醉于虚幻世界中

《杂志之家》四月底出版了一本名为《黑本》,由普通女子所写的性爱题材的小说集。征文时,共有54人送去了自己的作品,年龄大都在30岁左右。《黑本》刊登了其中的22篇。每篇都是直接了当地以“做爱”本身为焦点,细腻地描写了各种各样的欲望和快感。

M女士(32岁)的作品『月夜下兔子的舞蹈』就是一部描写一位搜集卯年出生的年轻女子的男人和被“收集”的女人之间的空想性爱作品。

在某家经营咨询公司工作的M女士虽说是头次写小说,却立刻被性爱小说的有趣性所吸引,竟又再写了两篇性爱小说,成了性爱小说的“俘虏”。她说:“谁都经历的性爱是能引起大家共鸣,且又易写的题材。在自我幻想的世界里,以文字来描述性爱,和玩游戏时的那种感觉差不多。”

她还认为,性情报和全裸影集泛滥的现代社会是一个“既便是公司女职员,也能想,也能奔放地叙述那些淫狎之事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写性爱小说也是一种“自我表现”。她说:“对自己的身材没自信,所以不是拍全裸照片,而是以小说的方式来表现了自己,我就是这样想的。”

也是,她用的笔名也只不过是将自己的汉字名字按发音改成了假名而已,而且还把自己的照片也登了上去。对此她母亲当然是很吃惊,可女友们却投以好感:“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写。”

另一篇题为『背影』的小说,描写了一对都在搞婚外恋的夫妇的性爱,作者是位名叫伊井和世(32岁)的自由撰稿人。她构想了三个月后,就一口气连夜将其写成。她认为:“做爱的文章,光靠观察是写不出的。要靠自我幻想,有了幻想,也就能体验到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快乐。”

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她便梦想写小说,至今为此,也写了几篇,但写性爱小说这还是头一次。她说:“对被看作是秘事的性,如今的社会是开放的。我以前就对这个最普遍的东西感兴趣。但只有在对性宽容的今天,才能引发出内心的潜意识,才能直视性。”

蜂涌而来的“性告白”

描写性的女性们在其他地方也很活跃。5月10日发表第七回朝日新人文学奖(朝日新闻社主办)时,二、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的应募,比去年增加了二成。“在这一代女性的作品中,描写性爱的作品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增加”,扫了一眼应征作品後,该社出版局的矢坂美纪子主编无法掩饰她的惊讶。

至于女性杂志,据说销路的好坏已由其所载的《做爱》特集所主宰。最近五年,在女性杂志的封面上不仅随处可看到性,甚至随处可看到对自己怀孕,出产之类的,毫不隐讳的经验告白。铅字文化对于女人们的“性告白”,也变得宽容了。

一位公司女职员(25岁)说:“小说以空想为前提。从像体验谈的那种强烈度,那种活生生之下解放出来,羞耻心变薄了,当然就容易写了。”

把这种现象看作是“自我爱”的,是一位在女性杂志上写书评及随笔,名叫杉山由美子的自由撰稿人。由于晚婚化,女性结婚前的“人生”变长了,包括所谓的“不伦”,20岁多岁的女子的性体验已是相当丰富。她认为:“对于这一代的女性来说,结婚前的恋爱经验是人生最大之事。所以她们就想把这段记忆变成具体形式,以图‘自我实现’”。

仅仅是性体验,便可以成为小说的主题。这对于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都难以得到重视的日本女人来说,性爱小说作为能让社会承认其能力的舞台,当然是很有吸引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