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婚内分居中破碎

来源: 都市女报网络版

婚龄两年 共同生活民牵绊

几年前听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时,我总是摇头抗议。朝朝暮暮同餐共宿,相依相守互相帮助,做彼此身边最亲近的伴侣,婚姻应该是相爱的人真正幸福的起点才对啊。所以两年前为了给自己的爱情找个归宿,我毅然走进婚姻,跟着高强来到这个对自己来说完全陌生的城市。

可不过是短短两年,却觉得那种说法真的是很有道理的。我和高强原本都属于那种精神独立经济独立的现代人,有各自的事业和爱好,有各自的朋友圈,有几年独立生活的经验,有足够的能力打理好自己的生活。结婚后,两人也有过一段甜蜜得透不过气的日子,恨不得成为对方身上的某个部件,整日腻味在一起才好,更不用说出门亲吻进门拥抱之类的平常事。可好花总是不常开,到底是两个已经习惯了独立生活的人,也不知道从哪天起,竟然开始越来越觉得共同的生活成了一种牵绊。比如结婚后两个人在一起明显不如一个人的时候时间自由和充裕。那时,高强下班后喜欢和朋友们到酒吧坐坐,天南地北地胡侃一通;或者就一个人在家里对着电脑写写总结或者策划书之类。面对这样一个四肢不勤的懒散家伙,自己好像已经埋没在了无边无际的琐碎家务中;白天忙工作和家务,晚上还要照顾别人的情绪和作息时间,一直喜欢的文字也耽误了很多。 还有整天在一起,以前没露出尾巴的一切缺点都禁不住天长日久,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互相挑剔似乎也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比如我讨厌高强每次出门时总是衣冠楚楚的像个一丝不苟的成功男人,可进了家门,眨眼就变成个邋遢不堪的孩子:汗渍渍的衬衫随手往沙发一扔,看后的报纸满地都是,如果伸手够不到烟灰缸,就直接将烟灰弹在干净的玻璃茶几上……高强也指责我,原来那么一个温顺恬静的女子怎么变得如此唠叨,如此琐碎不堪?难道家里的整齐比爱人的舒适和随意更重要不成?

所以常常怀念单身时那种轻松和没有牵挂的感觉,那时好像用不了多少时间处理家务就可以保持家里的整齐和清爽;不想做饭时一碗泡面就可以解决,然后躺在床上静静翻阅喜欢的杂志。而高强也多次叹息,一个人的天马行空变成了两个人的纠缠牵绊,实在是惟女子与小人难养。

婚内分居 寻找恋爱的感觉

那天看一本杂志时,偶然发现了一个新鲜标题:城市流行SOLO一族,心里不由一动。

SOLO,也许你并不陌生,原意是独奏、独唱,而这里却是指未婚男女间一种新型的“半同居”关系。SOLO一族的新新男女既不结婚也不同居,他们与一名固定的忠诚的异性保持密切关系的同时,依然生活在各自“小家庭”里。跟一般意义的同居者不同,他们不愿和心上人组成一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们更像放单的恋人,“分居共过”。据说这样更能保持男女激情的持久和关系的稳定。

仔细想想确实有它的道理,是固定的性伴侣和亲密关系,却不用时时在一起忍受对方的缺点和恶习,多么清爽而从容啊。既然未婚男女可以这样,已婚的借过来用一下也无妨啊。

我像得到了高手的攻略秘籍,把那本杂志拿给高强看,没想到高强也连连点头称赞有道理。正好我们也想投资房产呢,毕竟这套45平方米的房子实在太小,按揭一套大些的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很快我们就在市郊的山水花园物色到一套98平方米的公寓。那里离高强的公司比较近,首付10万元稍事装修后,高强就收拾了几件当季衣物,仿佛成蛹化蝶冲出茧壳般提了笔记本乐颠颠地住到那里去了。我们约定周一到周五各自在自己的小家,周末合二为一,去哪个家随时定,特殊情况如果非常需要对方,尽管电话联系,没有实在推不开的事不许拒绝。

婚内SOLO生活正式开始,真的是耳目一新的感觉。每天早晨我至少可以多睡半个小时的回笼觉,也不用手忙脚乱地起来弄什么高强喜欢吃的油乎乎的煎蛋,一杯牛奶两片全麦面包一片火腿一支香蕉,简单而素雅,不用担心肥胖也不用担心身上会飘着厨房的味道。下班后不用急匆匆地回家准备两个人的晚餐,可以像单身时那样叫个姐妹去喝杯茶或者只是没什么目的地逛逛街;晚上抱着笔记本码字,只管手下的故事是否让自己满意,然后上网发稿,或者只和圈子里的那些好友们聊聊最新见刊的作品也好。没人来搞乱自己的屋子,所以即使不收拾也依然整齐,时间仿佛真的奢侈到可以大把大把地抓的地步了。

不想写字不想聊天的晚上,我就抱了电话和高强泡。不整天腻味在一起,倒开始想对方的好,周末推辞掉所有的应酬,早早约好去哪个家,像情人般地幽会,似乎多少能找回一点当年的感觉。聚会给欲望的身体找个出口,同时也欣喜地看到,离开对方却各自生活得神采奕奕。高强的营销业绩蒸蒸日上,我的文字也被那些时尚杂志带着漫天飞。

看来,婚内SOLO对我们的婚姻真的是一剂补药呢。

新奇之后却成难言之痛

可是激情总是抵不过时间,麻木比想象的来得要早。那天高强打电话要我周末过去替他带上那件棕色的薄羊绒外套时,才发觉我们已经SOLO生活了半年多。而初始的那些激动和等待好像已经不知不觉远去了。

那一刻,突然无厘头地怀疑自己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吗?高强是自己的丈夫吗?想来想去却是无端的后怕,除了周末的那些性事,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牵连和瓜葛呢?高强大概也是这样吧,除了周末甚至电话也懒得多打了。

周六上午,穿过整个城市来到山水花园,老远就看到高强挂在凉台上的衣服,嘿,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动手洗衣服了啊?这边没添置洗衣机,原来可都是我带回去洗啊,独立生活总是能逼着懒惰的人勤奋起来。屋里有淡淡的香水味道,高强正在电脑前指挥着千军万马,水深火热地撕杀,这是他缓解工作压力最常用的方式。

毛衫散乱地摊在床上,我习惯地去收拾。对着阳光却发现烟青色毛衫胸前位置的那根长发,黄而卷曲,一时呆得没了反应,自己一直是直黑发啊。环顾四周,屋子里也比原来每次来要整齐得多。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我心里充满怀疑,捏了发丝去质问高强。高强并没有任何慌张,说昨天请客户吃饭,是要了两个小姐做陪的,客户起哄要他抱一下其中之一,他不过是逢场作戏。是啊,这种事对于做营销工作的已经司空见惯。如果他是有意的,又知道我要来,他怎会不仔细检查过呢?悄悄搜索一遍到底没有任何发现,也就不再去想。

周一就要下班时,意外接到大学初恋男友张梁的电话,他说正在济南出差明天一早就离开,希望能见我一面。心跳得厉害,当年如果不是自己的绝情,他也不会伤心地到那么遥远的青海去啊,惟一安慰的是他事业做得是同学们中最成功的。几乎没怎么犹豫,我就决定去见他一面。

在泉城广场音乐喷泉边,夜幕下的我们像初恋时一样并肩边走边谈,心里一点点被温柔涨满。当张梁在树影下一把把我搂在胸前时,我有种久违的眩晕,几经犹豫还是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小家。那是一个被泪水和汗水彻底打湿的不眠之夜。

一直到周四上午,我都心虚得不敢给高强去电话,好在高强也没找我。几个星期过去,这事也就成了自己的秘密,不再想不再提。

元旦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整幢楼黑乎乎的,原来电路发生故障。有编辑的约稿必须发出去,我给高强打电话只说想过去,高强压低着声音说在外地出差,正和客户一起吃饭呢,明天才能赶回。

还好自己手里有高强门上的钥匙,我打车直奔山水花园。

从电梯间几步就窜到家门前,却怎么也打不开门锁。听着里面悉悉嗦嗦的动静,心里瞬间绝望到底。半晌,门终于开了一条缝,一个女子用包遮了脸匆匆离开,那一刻,我根本不想知道她是谁,可眼里却分明看到黄而卷的那头长发。

高强满面羞惭地解释着,那是他公司里一个小同事,男朋友不在身边,他们不过是寂寞的晚上偶尔在一起取暖。寂寞?因为SOLO?我没法劝自己相信并原谅眼前的男人。

一星期后,我们办好了离婚手续。分手的那一刻,竟觉得自己还爱着高强,而高强也说他爱的依然是我。心里顿时有一种硬生生的难以言说的痛,相守却会厌倦,而婚内SOLO虽然挥舞着相对独立的旗帜,但在外界诱惑面前却又那么不堪一击。面对出轨,SOLO到底是理由还是借口呢?

不知道婚姻究竟怎样才好,这个男人也注定不再是我永久的港湾,也许一切只是因为爱得还不够深。

爱情在婚内分居中破碎》上有 2 条评论

  1. 同情女主人公,也同情我自己.现实社会,还有什么是可以长久的?

  2. 个人观点: 女孩子在20岁之前和之后受的是两种不同的教育。20岁之前倍感优越,大把的男孩子追求,有鲜花和甜言蜜语,她们骄傲,矜持,学习好。20岁之后发现男人不再奉女人为女神,掌上明珠,知道也要承担责任、义务,忍受委屈,意识到这世界还是男权。她们会伤心落泪,成为怨妇,曾有的骄傲都变成无奈。

    所以女人还是不要期望太高,现实一点,心胸开阔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