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前卫白领”乱性”揭秘

出处:网络

如今在公司里,年轻同事之间就更开放,个别“神女”上班更以不着底裤为时尚,男女擦身而过时眨眼放电、伸手摸一把得逞后,第二次就不是性骚扰那么简单了……

本报发表《港粤前卫夫妻偷玩性派对》报道后,陆续接到读者来电,反映目前一些家庭的性开放程度令人咋舌,其行为以“前卫”一词来形容,似过于简单化。同时,许多圈中人也通过讲述各自经历,坚称并非有意挑战社会道德,呼吁予以更多理解。

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相信掌握的个别事例仅仅是冰山一角,但可以肯定的是:性乱现象普遍反映了当事人成长中面临的无奈与迷失。法律专家称,性派对涉嫌违法或受处罚。

过早迈过道德关

在本港某公司项目部任一级经理的Rose小姐,向记者剖析了自己性开放的态度本非天生,承认性错乱经历带来巨大的麻木与痛苦。

她说,少年时代,身体一直瘦削,当时曾经想自己发育不好,或许将来生不了孩子,嫁谁都倒霉,因此根本无心结交男朋友。

16岁时,同学们去郊野玩,她的背包不小心跌落山,一位男同学陪她去寻找。可是,背包没找到,他们却在树林中迷了路。在短暂停留休息时,二人相互拥吻,她付出了全部。半年后,男同学转学走了,她伤心得哭了十几日。

再后来,Rose开始交往男友。她觉得反正已经破处,只要双方有需要,也从来不抗拒肉体接触。在婚前,她与十几个男人有过亲密交流。现在,Rose已经结婚了,有3个子女。

她觉得,从七十年代以来,香港青年对性事已持越来越宽大的态度,只要有一点好感,双方都可在约会中提出需要,成功率高过90%。如今在公司里,年轻同事之间就更开放,个别“神女”上班更以不着底裤为时尚,男女擦身而过时眨眼放电、伸手摸一把得逞后,第二次就不是性骚扰那幺简单了。在这样的环境中,即使结了婚的人也难以控制住自己。

“我目前拥有几个稳定性伴,都是男同事或女同僚的丈夫,定期通过家庭Party来玩,公开交换。虽然我在十几岁就迈过道德关了,目前从不觉得有心理负担,但有时想如果能够从头开始,第一选择仍是当淑女。”Rose说这番话时,语调中有一丝无奈。

办公楼偷欢结孽缘

在贸易公司担任会计师主管的陈小姐也有类似体会。她告诉记者,走上这条路仿佛是天意。因为工作忙,自己又不善交际,在一家公司一做就是十年,生活圈子很窄。结婚前,她先后与三位男同事拍拖,只可惜都花开无果。她说,事后面对曾经真心爱过的人时,就很难克制不再“出轨”,楼梯上、洗手间内或是办公桌上,都发生过这样的事。

陈小姐说,现在的丈夫是和她拍拖的第四个男同事,他也曾与同事的太太纠缠过两年。几年前,公司新来了一位英籍女上司,她在家庭生日会上饮多了几杯,赤裸裸地说最看不惯“东方式”的虚伪———要干何必怕人知道,干脆今晚现场开灯不回避地做一次。说完,她与丈夫递个眼色,就开始脱衣服,期间还不断像邀跳舞一样,点名让大家行动起来。十几分钟后,所有的年轻夫妻都加入了,只有一位单身的女秘书,在旁边目瞪口呆。

港台前卫白领”乱性”揭秘》上有 3 条评论

  1. 现在的我觉得不好,嗯,真的觉得不好,太乱了。如果我如此的话,会很困惑,我到底爱谁呢?我的新放在哪里呢?传统教育的道德观已经在我的身体里留下了印记,这点我承认,不得不承认。呵呵。

    可是,我想面对现实,不想成为传统的道德观下的被支配者。与之对抗,然后抛开它,我要确立我自己的体系,在适合的时候还会推倒了重建,和自己作战,多爽!

    拉回主题,尽管不接受,但我觉得这个现象会出现的,就在国内,而且会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发展。文中就可以看出,当局者最大的问题就是——迷茫。

    为何迷茫呢?我想是传统的道德观念与现代社会的诸多诱惑相冲突所造成的。面对小鸟的时候我们有猎枪,面对飞机的时候我们有导弹。可是你愣是拿猎枪打飞机,那不等着输还等着啥呀?

    很不幸,现在的主流媒体控制着主流的言语权,可是他们不敢去面对这种事实和可能的未来,与公众一起来探讨对策。还在刻舟求剑。我们只能靠自己,造导弹抑或创造出自己的新思想,你说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