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与集体的精神分裂

古今中外凡是有一定文明程度的社会,都会有一套做人基本规范。大致如下:

做人要诚实,尊重他人,信守诺言,遵守规则;不可以偷、抢、欺骗,破坏他人财产,妨碍他人自由,谋害他人生命。

之所以有这样的普世认知,是因为只有人人都遵守这些基本规范,社会发展的成本才最小,大家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安居乐业,筹划未来。为了保证大家都遵守这一套行为规范,人类设立了相应的道德与法律,来约束人的行为。

大多数家长都是这么教育自己小孩的;大多数学校也是这么教育学生的。我们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最起码在别人眼里是这样的人;也希望自己身边的人,与之打交道的人都是这样的人。

可是近来轰动海内外的华&为高管被扣的事件中,许多个人和集体的反应却令人大跌眼镜。根据公布的信息,华&为作为一个集体显然有偷与欺骗的嫌疑。这种行为显然违背了做人基本规范。然而,现在却有一大批个人与集体对华为表示支持与同情。难道一旦作为一个集体,就可以不遵守这些规范?难道只要有一个听来崇高的目的,比如爱国,就可以不择手段?

按照这样的逻辑,只要目的崇高,个人或集体就可以毫无廉耻之心,不择手段,包括以下三滥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这样的现象通常出现的集体事件中。作为个人,大多数人都不好意思公然做出那种明显无耻的流氓行为。在一个集体中,包裹在集体中的个人,仿佛获得了一张坚厚的脸皮,做无耻事情的勇气陡然增加许多,尤其是在崇高目的的名义下。

最近巴黎街头发生的打砸,就是在崇高与集体的名义下发生的流氓行为。同样的人,通常不会自己一个人去做这类事情,要借了崇高的名义、集体的护身符,才会这样做。这样的人,平时可能看似翩翩君子,实质并非真正乐于遵守做人基本规范,而是迫于无奈;一旦有了释放心底之恶的机会,就会去做。这只能表明这个人的内心深处的卑劣,本质上是个流氓。

一个真正的君子,无论在个人或集体的场景下,都会遵守做人基本规范。比如宋襄公。君子无论在个人、在集体都奉行一贯的做人基本规范。说宋襄公愚蠢的人,既没有君子的人格,也没有文明人的智慧。

真正的君子,不会投靠流氓集体,不会为个人利益,违反做人基本规范,而会对集体的流氓行为说“No!”。比如当年在审判曼德拉的南非法庭上,公诉人Bosch突然撂摊子,他跑过去跟曼德拉握手,说:“我鄙视我所做的事情,我不想把你给送到监狱里去。”

为集体流氓行为叫好、声援的人,骨子里认可流氓行为,绝非君子。这样的人,君子应远离之。

一个父亲不但自己不以身作则,严守做人基本规范;反而教唆、授意自己子女违反做人基本规范,绝不是一个好父亲,也根本不是君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