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单身社会

Ring | 日期:2012-07-30  来源:阅读时间
人们正生活在奇妙的个人主义时代中。几代以前,未婚生子被认为是可耻的事情。但是,JasonDeparle 和 Sabrina Tavernise 在周六的《纽约时报》中指出,半数以上的30岁以下女性所生的孩子都属于非婚生。
1957年的调查显示,57%调查者表示他们认为那些更愿意单身的人是“道德败坏的”或“神经不正常”的人。但是今天,Eric Klinenberg在他的《单身主义》一书中指出,半数以上的成年人是单身。 全国28%的家庭是单身家庭。单身家庭的数目比结婚生子的家庭还要多。在像丹佛,华盛顿,亚特兰大这样的城市,40%以上的家庭是一个人生活。而曼哈顿则有半数的家庭是单身。
几代以前,大多数人从属于一个主要政党。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们既不支持共和党,也不支持民主党。几代以前,大部分人为大企业工作或加入了工会。但今天终身雇佣减少了并且工会会员数量也直线下降。
继续阅读“纽约时报:单身社会”

人类主义哲学系列讲座之——爱情

来源:网络
爱情首先是一种两性之间强烈的性吸引和性依赖的感情,在此基础上,两人之间的性格、爱好、知识修养和人生理想的契合将形成更紧密的精神依恋。低层次的爱情就是性依恋、一夜情,中层次的爱情是是足以维系家庭的性合作、经济合作与生育合作的混合依恋感情,高层次的爱情是性依恋和人生信仰的完美融合。有时候,性吸引可以催化双方观念上的吸引和认同。正是最后一种情况,使爱情被认为是一种高贵的情感和富有吸引力的人生体验。

(为什么一些品德高尚思想深邃的思想家很难得到爱情,而一个流氓混混儿,凭三寸不烂之舌就可以得到一个美少女的死心塌地以身相许呢?这是因为思想家企图得到的往往是高层次的爱情,而混混只要求最低层次的爱情,他只要调动、激活对方的性欲就可以了。)

首先,有所谓关于“爱”的力量的神话。可以找得到一些个别的和偶然的事例来吹捧这种神话,比如爱情可以使颓废的失意者重新振作起来,爱情可以使浪子回头,使邪恶残暴变得温顺纯良,使愚昧变得聪明,使庸才变得大有作为。 继续阅读“人类主义哲学系列讲座之——爱情”

什么是做人的底线

什么是做人的底线?对于这个问题,不同背景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
台湾人可能要谈礼义廉耻;大陆人可能说八荣八耻;西方人可能会提普世价值观;源自于《圣经》各宗教的信徒们,应该会想到摩西十诫……
真是众说纷纭。但归结起来,不过是2500年前,孔子的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虽然不能称为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作为做人的底线的指导却是十分简单明了。
你想要别人对你有礼;你首先要对别人有礼。你不喜欢被歧视;你首先不要歧视别人。你要求别人讲道理,守规则;你自己也要讲道理,守规则。你想要享受美好的环境;你自己首先不要破坏环境。你不想被杀;你也不要去杀人。你不想你自己,或者自己家的人被奸淫;你自己首先不要做这样的事。你不想被别人陷害;你就不可去陷害别人。你不想让你的家和财产被人夺去;你就不可去图别人的家和财产。你想要畅所欲言;你就不要试图封别人的口。你想要有自由;你就不要去侵犯别人的自由;你不想被冤枉,或者同人发生冲突时,想要有人为你主持公道;你就不要在自己强势的时候,仗势欺人,而是要同整个社会一起建立一个独立公正的司法体系…… 继续阅读“什么是做人的底线”

高度与视野

站得越高,当然是看得越远,视野也越广阔。每一个想看远一点、广一点的人,都知道要站到高处去看。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观赏远处景色的;满足于坐井观天的也不在少数。如果进一步拓展到人的思想,坐井观天的却是大多数,只不过每个人坐的井,大小不同而已。要不然,怎么会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荣获,具有“远见卓识”这样的荣誉呢?多少人中间,才出一个乔布斯呢? 继续阅读“高度与视野”

人格分裂者的悲剧

前文《通往人格分裂之路》¹陈述了某组织成员如何从一个正常人逐步变成一个人格分裂者的过程。在一个专制社会,当一个人的整个生活成为有组织骗局的一部分,他的人格分裂到了将三调(高调、正调、阴调)唱到炉火纯青、运用自如的时候,他看上去是个人生赢家。然而,这不过是表象。
不敢面对真相
如果你碰巧认识某组织稍微有点级别的官员,你会发现,他们通常都不会以开放的姿态加入微信朋友圈,或者同学群;他们常常自称没有微信账号,或者即便有微信账号也非常隐秘。他们在这方面的行为方式同民主社会的官员完全相反。你可以在网上轻易找到奥巴马、卡梅伦、马英九的脸书、推特账号,但你非常有可能完全不知道你那位做了局级官员的同学的微信账号。
难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他们保持高高在上的地位和神秘感?为了免受社交网络中各种新老旧闻,各类思想的污染,维护心灵的纯洁(D性)?如果你曾经就一些敏感问题同这类人有过面对面的交流,你就会发现他们要么以某种既定的模式强词夺理,要么用一种似是而非的逻辑维护该组织的官方立场,要么就干脆极力回避。比如说,他们会颂扬该组织前领袖的英明伟大,尽管这位领袖害死千万人的事实点击几下鼠标就会找到;他们会否认80年代末,某广场的血案,会问“你看到血了吗?”尽管事实上证据累累,只不过在某片土地上被屏蔽掉了。诸如此类的事情,比比皆是,举不胜举。 继续阅读“人格分裂者的悲剧”

通往人格分裂之路

所谓人格分裂,从精神病的角度来看,是一个人在精神上多重身份,在本人无法控制的情况下,突然转换身份。
本文所要谈的人格分裂,是一个正常人为了自身利益,刻意扮演多重角色,并且自如地在角色间切换。徐才厚就是这样典型的一个人格分裂者。
2008年两会期间,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接受某社记者的采访,其中有一段对话耐人寻味:记者:“现在部队的思想作风治理的相当好啊!”徐:“是啊,我一直用自己的言传身教来教育全军广大干部,只有廉洁的部队才能是打胜仗的部队。”记者:“是啊,部队干部作风通过您的指导,现在都是十分过硬啊!”徐:“我最大的缺点就是清廉。”
其实同一类的人还有很多。以下是一群以权谋私,贪赃枉法的著名贪官们的言论。 继续阅读“通往人格分裂之路”

贪-实质是个进化问题

抛开制度的原因,从个体的角度看,对权力或财富贪得无厌的人,实质上停留在动物阶段,还没有完成进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养过金鱼的人都知道,如果你不停地喂金鱼,它会一直吃,直到撑死。贪财者用尽一切手段敛财,来者不拒。贪来的钱,家里不够藏,就藏鱼塘底下;再不够地方,就转移到海外;一直到藏不住了,东窗事发为止。这样的人,是不是和金鱼很像?也难怪,根据进化论,人是由鱼进化而来。

狗熊掰玉米,一边掰,一边掉,始终没搞清楚自己究竟能带走多少玉米。贪财者积累了他几辈子都用不完的钱财,虽然这些钱他没有丢掉,但既然用不完,和丢掉又有什么差别?他始终不明白,一个人一辈子可以吃掉的食物,享受到的物质是十分有限的。 继续阅读“贪-实质是个进化问题”

猴王的生活

猴王的竞争残忍、激烈。

它们在撕咬拼打和相互残杀中来争夺猴王宝座,皆因为猴王的宝座是它们最大的荣耀和追求。猴王可以自由的与所有的母猴子交配,其它的公猴子只能冒着生命危险与母猴子偷情,被猴王发现后,一般下场是极其悲惨的。猴王在猴群中,食物也享用最好的,所有美食都要无条件的奉献于它,因此它看着格外肥壮,毛色水滑,立于群猴间,很容易识别,看着自有一番威严之相。它在位期间,是最年轻力壮无敌的时间,所有的猴子对它毕恭毕敬,而它,也将用一个猴王的骄傲和专政来统治猴群,遇见外敌入侵,它会让母猴小猴先撤退,自己留在最后抵抗到底,但它也有可能对其他公猴侮辱欺负甚至残忍地将其咬伤咬残废。但如果过了它最好的时光……当年老力衰,青春不再,它的下场一般会很惨。它会遭受到最惨烈的报复,可能被群猴咬死,也可能被逐出猴群,它曾经做过的所有往事,会被一一翻捡,加倍偿还。最好的结果就是猴王识相,自动离开,那也难以逃脱孤独终老的悲惨命运。 继续阅读“猴王的生活”

成功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俗话说,“芸芸众生皆为利来。”什么是成功,一般人认为赚到钱就是成功! 用王朔的话来说,“什么成功?不就挣点钱,被SB们知道吗?!”据说有位贪官专门买了一套房子藏钱,没事就躲在里面数钱,以此为乐,还不能被人知道!(王朔的成功定义中缺了最后一个环节)贪官固然可恨,但这位贪官实在是可悲可笑。财富本是达到其它目的的手段,竟然被某些人当作是生活目的本身!
一个人一生吃穿用的其实是十分有限的。一个人无论多么有钱,一天能吃下的东西是有限的,除非你要吃了吐,吐了再吃;穿的衣服多到换不过来其实也就到了极限;手表无论多么豪华,一次也就只能戴一个;马桶即便是金的,也不见得能使排泄更加顺畅;无论多大的卧室,多大的床,一个正常的身体占的空间绝对不会超过一头大象;汽车无论多么拉风、性能多么了不得,终究不过是“四个轮子加两个沙发”(李书福语)。 继续阅读“成功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人生境界 – 直抒胸臆与曲意逢迎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一个美国人是在一家新加坡公司。我们俩同时被这家公司录用,而且是在同一个部门。他很黑,乍一看以为是黑人,一开口却是美国口音的英语。他自称是印度裔美国人,却不带一点印度口音,有时候学新加坡人讲话,在每句话后面加上一个特意拖长的“La”,夸张又好笑。
没过几天,我就发现他说话都是直来直去,想什么说什么,对平级的同事,老板都是一个样,而且很有见解。我很快就对他怀有敬意,而且只对他。因为他比我年长几岁,我暗自称他为山姆大哥。
相比之下,其他已经在这个部门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同事说话就显得圆滑、老套得多。这里面包括新加坡华人、中国大陆人。他们有自己的意见往往不敢说,要等别人先说,然后附和;或者是先察言观色,再随机应变;即便是自己说了也是拐弯抹角;平时私下里说一个调,开会时候说的是另一个调。要是老板有什么想法,他们附和起来倒是很快,尽管自己实际上有所保留。整个氛围,就好像一群人坐在闷热潮湿的地窖里。然而,每当山姆大哥充满自信地一开口,我就觉得春风拂面,尽管他黑黑的、也不英俊。 继续阅读“人生境界 – 直抒胸臆与曲意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