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

这里讲的权力游戏,与那部著名的电视剧没有关系。

不久前,我看到一场真实的权力游戏。在一个世界正在走向人工智能的时代,我看到了一场近乎中世纪的权力游戏。在这类游戏中,权力的获取是以暴力为后盾,以暗箱操作为方式,以宫廷阴谋为主线,以歌功颂德最终获得最高权力者为结果。由于是暗箱与阴谋在权力争夺中起了最主要的作用,这种游戏的胜出者往往是最阴险毒辣者。仁慈宽厚者往往被人为是妇人之仁,难成大器。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Z国一位名义上掌握最高权力的Z先生,因为不忍向和平情愿的学生开枪,被他崇尚暴力与阴谋的同伙,以暗箱操作的方式剥夺了权力,只能自己拿着一个电喇叭,到广场上去,带着哭声劝说学生回家。Z先生最终不但没有能够阻止那场杀戮,自己还落下被软禁至死的下场。

这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游戏。

这种权力游戏还不如猴王争夺战那种纯粹的暴力,因为那其中没有阴谋诡计,没有暗箱操作,每个猴子都有机会以武力取胜。在公开比武面前,猴猴平等。

21世纪的人王争夺战,不仅比猴王争夺战更惊险,也比中世纪的人王争夺战更多阴谋,更加“可持续发展”,而且“永远在路上”。在中世纪,由于大家都认可王位世袭,并由长子继承的传统,一旦太子已经确立,或者大位传承已经完成,王族里没有其他可能的挑战者,新王的位子便基本已经稳定。

缺少了世袭制度的人王争夺战,意味着所有人都有可能获得王位,竞争者的范围在理论上是无限多的,即便缩小到最小范围,也起码有几百家。真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争夺战的暗箱操作过程,使王位获得者的合法性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不但王者自己心虚,其他人也有许多不服,并且持续窥探王位。这样的局面成就了“阶级斗争天天讲”,“反F永远在路上”的现实困境。

这样的困境,迫使王者不断清除对自己王位有直接威胁的人,并要求周边的人发誓效忠,要求他们凡事都要以他为核心,不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周边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身家性命也只好争先恐后地表忠心。但这种宣誓、表忠心的背后是人人自危,各怀鬼胎。

于是乎,拉帮结派成为统治阶层最重要的生活内容,因为唯有如此,才能依附在更加强大的力量上,才有可能维护并扩大自己的利益。

于是乎,官员们最要紧的,是选对帮派,不要站错队。对每一派来说,不择手段地扩大自己帮派的势力,远比是非对错重要。是非对错在这样的政治中,只是压倒对方的手段,而非目的。也因为如此,他们不得不在公开场合,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说一套、做一套成为日常行为。人格分裂成为这些人的共同特征。

于是乎,为王者虽然为王,为万人之上者,却是这个国家最没有安全感的人;要不断地防范野心家、阴谋家;出个门沿途要封路,居民不能开窗,比中世纪王者巡游时百姓要肃静回避,有过之而无不及。其统治依赖秘密警察,如东西两厂之类的,就不足为怪了。他对军队的要求首先是要忠于他个人,其次才是有战斗力。他最怕的,不是底层老百姓,不是外国势力,而是最有可能谋取他这个位子的人。

然而,当有权就有了一切,一个“好男儿”难道不应该追求并守住权力吗?

正是由于有权就有了一切,权力不可避免地成为众多“好男儿”们争抢的对象。权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对社会的影响也越大,腐败也越严重,也越可能成为众矢之的。这一切决定了当官才是最危险的职业。另一方面,在这样的权力场中,官大一级压死人,做官的免不了对上献媚,对下耍大大威风,造成另一方面的人格分裂。

从长远来看,今天掌握权柄者,未必明后天依然能够掌握同样,甚至更大的权力。一旦权力缩水了,或者干脆失去了权力,或者退休,昔日的当权者如何能够自保呢?!他即便保得住自身,他能保证自己的后代不被清算吗?当初的大大越威风,失去权力后或者退休后,被清算的风险就越大。即便是本帮派的人继任,谁能保证他能够忠贞不二、海枯石烂地忠于他当初宣誓效忠的大大呢?(想起J先生)

所以即便不为百姓想,为自己想,这样的游戏也还是不玩的好。一旦参与了这样的游戏,一个人,以及后代的自尊、自由、财产乃至生命都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了。谁要以为自己可以掌控,那不过是出于自我膨胀与短视。

一个真正的好男儿,本应当为民请命,为社会的公平正义与每个人的自由幸福权利而奋斗。退一步说,即便他的人身目标没有那么崇高,只是为了自我实现而谋取权力,那么他参与的权力游戏必须要有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阳光下进行的一切程序。唯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阴谋,暗箱操作,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产生胜之不武,输者不服的结果,最大限度地保证赢者与输者的人身基本权利不受到威胁。(想起L先生)这样的赢,才赢得心安理得。

一个真正的好男儿,应当不断地检讨自己(苏格拉底说:“没有自我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中国古训言,“人贵有自知之明”。);还应当自行建立、推行制约权力的机制(如华盛顿,蒋经国),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公平公正,保证不犯滔天大罪。历史无数次证明,绝对的权力,是造成绝对的腐败,以至人间惨剧的根源。用制度对自己实行约束,不让自己有利令智昏的机会,才是明智之举。

最起码,要做到在位的时候不整人,不在位的时候,不用担心被人整。唯有好的游戏规则,才能使这个底线不被逾越。不然,一位人王看似威风凛凛,实质可悲至极、愚蠢至极!他不过是一个深陷古罗马角斗场的角斗士。他现在赢了眼下这一场。下一场呢?当历史的潮流已经淹没了绝大多数世袭王朝,能够善终的人王寥寥可数。(穆加贝能够善终吗?)

还是那句朴瑾惠送给芮成钢的那句话,“做人最要紧的是心安理得。”虽然她如今面临有罪指控,但我宁愿相信,一个能够认真写出这句话的人,是无辜的,至少不会主动去做让她不能心安理得的事。

一个人如果说的话、做的事,连自己都不觉得理直气壮,容不得别人议论,要掩盖真相,封锁消息,这个人其实就坐在他自己编织的精神监狱里。他每一次撒谎都在加固这座监狱。

一个人如果在几十年里,对来自上面的任何事情,都唯命是从,唯唯诺诺,这个人其实就是个奴才。当然,他下面的人也以同样的方式对他,他有机会享受权力的快感。然而,这种快感的获取,只是来自下面的人对权力的臣服,就好像妓女为了钱,给嫖客带来快感一样,而非真心认为他本人伟大正确光荣。

这样玩法,不觉得太低级吗?!这样的人生,真的值得过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