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实质是个进化问题

抛开制度的原因,从个体的角度看,对权力或财富贪得无厌的人,实质上停留在动物阶段,还没有完成进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养过金鱼的人都知道,如果你不停地喂金鱼,它会一直吃,直到撑死。贪财者用尽一切手段敛财,来者不拒。贪来的钱,家里不够藏,就藏鱼塘底下;再不够地方,就转移到海外;一直到藏不住了,东窗事发为止。这样的人,是不是和金鱼很像?也难怪,根据进化论,人是由鱼进化而来。
狗熊掰玉米,一边掰,一边掉,始终没搞清楚自己究竟能带走多少玉米。贪财者积累了他几辈子都用不完的钱财,虽然这些钱他没有丢掉,但既然用不完,和丢掉又有什么差别?他始终不明白,一个人一辈子可以吃掉的食物,享受到的物质是十分有限的。
猴子们通过撕咬拼打和相互残杀中来争夺猴王宝座。猴王在猴群中,食物也享用最好的,所有美食都要无条件的奉献于它。猴王可以自由地与所有的母猴子交配。当年老力衰,青春不再,它的下场一般会很惨。它会遭受到最惨烈的报复,可能被群猴咬死,也可能被逐出猴群,它曾经做过的所有往事,会被一一翻捡,加倍偿还。最好的结果就是猴王识相,自动离开,那也难以逃脱孤独终老的悲惨命运。人类专制社会的贪权者同猴王是不是很像?无论他们给自己什么名号“皇帝”、“主席”、“总统”,还是“伟大领袖”。他们靠暴力、阴谋、权术、谎言上位,上位后尽情享受物质生活和女人,不想下来,想要做到老死。在做到老死这一点上,人类的独裁者们无可否认地比猴子强多了,他们真的可以做到老死,因为他们有忠于他们的家丁、禁卫军、党卫军。
人类的猴王式统治在20世纪也有所进化。由个人独裁,转变成一个团伙独裁。权力的分配与转换,由团伙上层的小圈子博弈产生。即便如此,这类团伙上层依然危机四伏。“新猴王”要警惕团伙内别的猴子要抢他的位子;“老猴王们”要在“新猴王”周围安插亲信,以防“新猴王”清算他们。然而,个人和团伙小圈子的独裁统治都是依靠暴力,在本质上,与猴王统治没有什么两样。
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具有理性,而动物只有本能。有理性的人会认识到“吃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不是为了吃”(“eat to live, not live to eat”)。有营养知识的人会进一步认识到,粗茶淡饭好过山珍海味。有理性的人也会认识到,一个人一生穿的、用的是有限的。一双脚一次只能穿一双鞋;房子再大,床再大,一个人趟下去所能占据的地方也不会多于两平米。一个豪华皮包同一个质量过关的普通皮包在功用上、外观上也没有那么大的差别。一辆超级豪华跑车与一辆普通的丰田车相比,在一般的路上显不出多大的差别,发挥不出豪华跑车的优越性能。如果所有这些物质享受的差别,只是小康和豪华之间的差别,一个有理性的人会认识到,这样的差别不值得一个人去昧着良心坑害别人,突破做人底线,出卖灵魂,甚至触犯法律。
人类的理性终于在19世纪,在西方,找到了关于权力的良方。那就是权力必须由民众授权,民众可以收回授权;司法独立;权力受法律约束。21世纪猴王式的独裁者,实质上在进化上落后于西方2个世纪。所以除了朝鲜本国人民,金三胖在世人眼里就是一个可笑的猴王。在专制国家,民众的服从是出于恐惧或者愚昧,而不是真心拥戴或是明智选择。独裁者们靠暴力和谎言维持统治。女人喜欢独裁者是出于猴王的母猴一样的,对安全感的需要和对适者生存基因选择的本能,再加上对物质的贪婪和肤浅的虚荣心。这类女人也还停留在母后(母猴)的阶段。为什么很多贪官是被自己的女人拉下水,甚至告发的?王的女人往往因为贪婪坏了王的大事?不就是因为贪官或者猴王只能吸引这类自身同样贪婪的女人!
生命的进化在高级阶段是表现在思想上,而不是官能上,就是用人类理性超越动物本能。在思想上完成进化的人是不会沉迷于对金钱和权力的贪婪的。
爱因斯坦说:“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理想,这种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并且不断地给我新的勇气去愉快地正视生活的理想,是真、善和美。” 他说:“人们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标——财产、虚荣、奢侈的生活——我总觉得都是可鄙的。”他还说:“我也相信,简单淳朴的生活,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对每个人都是有益的。”
华盛顿在独立战争结束后,就自动解甲归田,即便后来受民众拥戴,做了美国第一任总统,也在两届后坚决辞去,为美国后来的权力交替树立了榜样,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
蒋经国一句“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在台湾结束了中华民族猴王式统治的轮回历史。
比尔.盖茨,乔布斯的人生目标是改造世界,赚钱只是副产品。比尔.盖茨更是在壮年就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慈善事业。
除了这些精英,许多普通人在宗教、科学、艺术、慈善,以及其他“真、善和美”的事情上投入他们的精力和热忱。
然而,对于没有在思想上进化到这个层面的人来说,不择手段、无止境地积累财富;横征暴敛、谎话连篇、寡廉鲜耻、死皮赖脸地抓住权力才是他们唯一可以理解的人生终极目标。从进化的角度看,只贪钱的,连灵长类都够不上,顶多算四条腿的动物;贪权的,也不过是脱了毛的猴子。
有位著名的高官鄙视地称一位追随他的商人“不过是一条狗”。他说的一点都不错。只不过,他不知道他自己也不过是一只脱了毛的猴子,并且是一只被别的猴子打败了的猴子。他的猴王梦只能在监狱里做了。而他的“狗”,也真的如狗一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