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受高等教育女性无子女比例大增

新华报业网北京4月24日专电 据外电23日报道,英国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英国受过大学教育、35岁以下的职场女性中40%仍未生育,比例较10年前大幅增加。
伦敦教育协会的该项调查还表明,英国职场女性中终身不生育者在增加,同时她们的生育年龄大幅延后,子女数量也较少。5000多名1970年出生的英国女性参加了调查。
研究人员分析说,具有高等教育背景的英国职场女性年轻时专注于购房和事业发展,生儿育女并不是她们人生的首选事务。
研究人员呼吁雇主使女性员工的上班时间富有弹性,以免她们因担心生育会结束其职业生涯而迟迟不生儿育女。

男人和女人的友谊区别

女人们的友谊:
一个女人有一晚没回家   
隔天她跟老公说他睡在一个女性朋友那边   
她老公打电话给她最好的10个朋友,没有一个知道这件事!
男人们的友谊:
一个男人有一晚没回家睡   
隔天他跟老婆说他睡在一个兄弟那边   
她老婆打电话给他最好的10个朋友,有八个好兄弟确定他老公睡在他们家……   
还有2个说“他老公还在他那儿!” 继续阅读“男人和女人的友谊区别”

数十年如一“日”

      数十年如一“日”——人生如做爱啊。  古人遣词造句绝对有他的道理。在我们年少时,总是会对未来充满着无限的幻想和期待,觉得人生多么美好,长大了要当科学家,要当企业家……人人都有过吧,这是ML前的绯色幻想。
  幻想完了是前戏,于是,我们为了理想而努力,学习啊充电啊,“以爱好为事业,以事业为爱好”,当自己觉得一切准备好了,开始长驱直入。
  踏入社会,工作了,现实了,才发现有些看似简单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有些复杂事情也不那么复杂。为了吃喝拉撒,必须像狗一样地讨生活。ML也一样,简单的活塞运动,却要用无限的精力去付出。人生要多彩,就要体验不同的经历;ML要情趣,就要更换不同的体位。
  但生活也不会总一帆风顺的。阳痿啊,早泄啊,性无能啊,什么不希望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只能强打精神,也许,过去了就好了。当然,如果过不去,那……
  终于,死命的拼搏,不懈的努力,有了回报,成功了!高潮了!要来了!人生终于有了意义!奋斗一生,不就等这个时刻么……
  高潮过后是什么?再来一次?还是就此结束,洗洗睡了?
  回首人生数十年,所经过的一切,所做的一切,也就如一“日”,而已。

性道德的颠覆

在远古时代,各民族普遍地崇拜生殖器,举行各种形式的男女春会(既狂欢乱交的聚会)。这在现代中国,这叫聚众淫乱,是犯罪行为,而在我们的祖先看来,这是正常的,不参加的人才不正常。古代的许多圣人的出身之所以被宣称是处女所生,或同神迹相关,就是因为搞不清父亲是谁。在那个时代,生殖行为事关部落的生存,性行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加人口。任何形式的,可以增加人口的性行为都是道德的。

当人类有了私有财产概念,搞清楚孩子的父亲是谁就显得格外重要。不然,岂不要发生肥水流到他人田的情况?!所以不管是一夫多妻,或一夫一妻制社会,女人的贞操不但事关生死,还是全社会道德水平的标尺。任何婚外性行为都是不道德的。传种接代、壮大家族人口是一个家族得以延续、兴旺的必要条件。性行为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生殖。所以才会有基督教会竭力提倡的“传教士式”(见“万恶淫为首”)。

问题是到如今,地球已经不堪过多人口的重负,生态已被大规模地破坏。如果人类继续遵守“性行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生殖”这样的道德,地球就会变成地狱。只有转换性行为的主要目的,将其确定为“寻求快乐”,才符合人类的利益。

继续阅读“性道德的颠覆”

相思病、疑心病

有一位F先生写给我以下这封信,现征得他的同意,隐去地名将我们的交谈公布出来。

F先生给席拉维的信

席拉维:
你好!一直是“结婚为何”的读者,很高兴给你发邮件。
我是gay,网上认识了个男孩。一开始我在南方、他在北方。他很早辍学离开了家,在个ktv公司打着工,而我在悠闲的念书,其实日子过得都比较平静。他从视频里面看到我,很主动的和我通了电话。其实我们也没有太多共同话题,我只觉得他可爱、直爽、开朗,然后喜欢听到他的声音,对他很好奇,毕竟生活平淡。他也缺少人关心,喜欢让我问长问短的。后来他就变得很冲动也很认真,萌生了要到南方找我的念头。
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已经有个机会要到G市学习,并且我也告诉了他,劝他不要来了,缓缓再说。而且我这个人敏感多虑、不自信,怕他见到我会失望。但他执意要来,信誓旦旦的不考虑后果。就在这时,他们家遭受了悲惨的变故,急需钱,我就汇了一比给他,他也出去借了一屁股债。他甚至为此去卖身了,一次挣了500,整个人很可怜。这个时候我就感觉,他很脆弱,也被幻想和激情冲昏了头。可是那种感觉又很幸福,因为有个人总是说想见你,依附着你。所以我没有狠心拒绝他,但我从来没有催促他过来,一直都劝他缓缓,也告诉他来这边可能面临的现实问题,比如工作、孤独等等。 继续阅读“相思病、疑心病”

“卖春博士”张竟生

作者:抱朴 来源:博览群书
旧中国有一个被称为“卖春博士”的留法教授,说他“卖春”,一是首倡“爱情定则”石破天惊,继在北大公然开课“性学”,乃至出版人们谈虎色变骇人听闻的一册《性史》,却又大张门面“美的书店”,编写出版《性育丛谈》、《美的丛书》以及《蔼理士女性小丛书》之类的性书,加上他主张节育、倡导“放乳”、介绍性艺等等,于是在彼时中国那个“语境”下,自然被视为犯大忌的颠狂书生,被通缉有之,被驱逐有之,被舆论攻讦更是家常便饭,这就是他的法兰西精神在中国的命运。从他身上也折射出若干女子的遭境和命运,那么不妨换个视角,说的是张竞生,点到的却是女界风景。 继续阅读““卖春博士”张竟生”

英艺术家聚会变性爱Party 大玩换妻游戏

据英国卫报报道 1937年,英国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在康沃尔县的聚会中,令人们大吃一惊,他们在聚会中除了进行艺术交流,同时,这些男女艺术家在聚会中竟随意地发生性行为。这种事情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是,这的确是超现实艺术聚会中所谓的“艺术活动”,而且这还不是唯一的一次。
前几天,一系列照片揭示了许多知名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一次私人聚会,到访的有美国摄影师曼-雷,法国诗人保罗-埃鲁亚得、画家马克斯-厄恩斯特等人,他们聚集一起共度一个假日派对。 继续阅读“英艺术家聚会变性爱Party 大玩换妻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