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婚姻的妙语

结婚当然是件好事,不过因为是件好事,强上瘾就麻烦了。
感觉不到痛苦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感觉不到幸福的婚姻,必是悲哀的婚姻。
就婚姻而言:婚姻往往并不是像人想象的那么好,离婚则常常比人想象的还要糟。 继续阅读“关于婚姻的妙语”

婚姻陷阱-对伴侣的互相占有(三)

因为互相占有,婚姻成了封闭的俩人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成立之初,双方正是感情十分热烈的时候,都假设对方是君子,不会事先制定尊重个人自由、平等的民主规则。等到共同体开始运作,经济地位高,或者性格专断、强硬,或者体力强壮的一方就逐步在各方面占了上风;而经济地位低,或者性格温和、憨厚,或者体力弱的一方就逐步在各方面处于下风。在极端的情况下,就变成强者为“王”,弱者为“奴”,成了专制家庭。“你是我的”就变成完全单方面的。如果为“王”的是女方,这就成了中国人所说的“气管炎”(妻管严)。

继续阅读“婚姻陷阱-对伴侣的互相占有(三)”

婚姻陷阱-对伴侣的互相占有(二)

一个人一旦觉得自己已经占有另一个人,那么他和这个人相处的方式也就与先前不同。做情人的时候,双方相处的前提是,对方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所以凡事关双方都会先征求对方意见、同对方商量,双方达成共识了,才去做;如果一方不同意,就只好作罢。做了夫妻,双方相处的前提成了“你是我的”。如果男女双方每次在想到“你是我的”同时,也想到“我是你的”,那双方就还是处于平等的地位,事情就有可能朝着皆顾双方利益的方向发展。

可是,自私是人的天性。在这种互相占有的关系中,绝大多数的人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你是我的”,而“我是你的”成为次要的或者干脆忘记了。于是,平等的商讨逐步变成某一方的一意孤行,以至争吵;相互尊重的交流逐步演变成毫无忌禅的嘲笑、贬损、漫骂,以至殴打。

请看下面的例子:

余建和李立萍结婚两年多。某一天,余建出差回家,一进门就发现客厅的窗帘换了。李立萍解释说,前几天商场大减价,她觉得这窗帘蛮好看的,就买了下来(既然“你是我的”,我当然可以做决定了,而不必征求你的意见。)余建觉得那窗帘很难看,可已经买了,说也无用。余建想起上次李立萍也是自作主张,买了一套餐具。他一看,觉得很俗气,就说了“真土!真没眼光!”等几句不中听的话。结果俩人还为此吵了一架(既然你是我的,说话便不再用那么客气)。

以上发生的虽然是生活小事,却反映出一对男女结婚后,双方关系微妙的,同时也是根本的转变。在婚后许许多多的大小事情上,“你是我的”远远地跑在了“我是你的”前面。不自私、事事为对方着想的人,终究是极少数人。在没有“互相占有”之前,男女双方都不得不暂时把自私的一面收敛起来;一旦全面占有对方,自私的天性便逐步表现出来。

男人梦想的老婆

情景一:
和老公到朋友开的酒吧小坐,有一个22岁的美国女孩在独自喝酒,用出水芙蓉来形容她相当恰当,我推了推老公说:快去请她过来小坐,再不去该被别的色狼请走了。老公吸了下口水,急忙拿着一瓶没开启的啤酒走过去。坐在旁边的朋友很不理解的问:“主动给老公找野食?”我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继续阅读“男人梦想的老婆”

婚姻陷阱-对伴侣的互相占有(一)

结婚后男女双方关系最大的跨越就是成为“你是我的”和“我是你的”这种关系。这种互相占有关系具有法定色彩,并使两个人的关系从此有了本质的变化。这同情人或朋友关系完全不同。在情人或朋友关系中,情人或朋友只是对方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属于对方。

许多人在热恋的时候曾经渴望过占有和被占有的关系,或者用他们自己的语言,是“拥有”和“被拥有”的关系。对热恋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幸福,是他们所要追求的结果。但是,当这种占有关系具体地、长期地存在于俩人的日常婚姻生活中,就变成一种永久性的束缚。“被拥有”在多数场合带来的并不是快乐。

我在一次聚会上遇见这样的情景:

王立和李倩是一对年轻夫妇。在晚会上,他俩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一起的。后来,李倩在去厕所的走廊上遇见老同学,便同她聊了一会儿。当李倩走回餐厅,她看见王立和一位不认识的女子热烈地交谈着,便马上走过去(条款:完全的专一——丈夫和妻子都不可显示出对另外一位异姓的兴趣)。当王立把那位女士介绍给李倩的时候,李倩表现得彬彬有礼。但是她的举止、神态,她那样急急忙忙走过来的样子(条款:对伴侣的互相占有——他是我的),使那位女士觉得自己被其视为第三者。这位女士便急忙找了个籍口,终止了谈话。

一对成熟的夫妻也许会用更微妙的方式表示这种互相占有关系,让第三方明白,她已是“名花有主”,或他已不再自由。然而,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表达方式,而在于一个人永远失去了自由。

对大多数人来讲,占有别人自然好;被别人占有,而且是长期占有就未必是件乐事。只要一个人结了婚,他(她)在同一个异性相处的时候,就必须时刻记着自己属于另一个人。无论眼前的这位异性是多么有魅力、多么令人心动,他(她)都必须时刻控制自己的眼神,不要有暧昧的意思;还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语,不能有挑逗的含义;在行动上更要避免触摸对方。不然的话,他(她)就算是犯规,他(她)的配偶有充分的理由对他(她)的行为表示不满。

笑话“等待秋天”中发生的事情,在现实中,也确有发生。

另外,如果有配偶在场,他(她)同异性之间任何太长、太过热烈的交谈都是不太适宜的。这种失去自由的感觉是无处不在的,即使他(她)的配偶远在天边。对于一个认真对待契约、遵守诺言的人来说,任何越轨的行为,甚至念头,都会带来罪恶感。他就象是孙悟空戴上了“紧箍咒”,任有“齐天大圣”的本领,也低不住唐僧的几句咒语,除非断绝师徒关系。

婚姻四大陷阱

“婚姻的共同体是由一个男主人、一个女主人和两个奴隶,说到底是由两个人组成的。”上世纪初一位名叫安布罗斯.比尔塞(Ambrose Bierce)的美国讽刺作家给婚烟下了这样的定义。

婚姻是一种契约。从大的方面说,婚姻是夫妻之间及两者的共同体与社会之间的一种法律上的契约。从小的方面说,婚姻也是夫妻之间一种心理上的契约,其条款早在结婚之前就已经规定好了。对大多数夫妻而言,他们在婚前并不十分了解这个心理契约的内容,及其产生的后果。也正因如此,才会有这么多人依然热衷于结婚,以为他(她)和自己恋人间的浪漫情怀、依恋、关爱、亲密的感情会随着结婚而得到巩固,并永远持续下去。

继续阅读“婚姻四大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