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精神奴隶

近来,一场装演的代表大会正在装演的大会堂中进行。有不少人抱怨,这是官商大会,根本不能代表民众的意愿。确实,虽然这些人中有不少在这锅的各行各业都是有所成就的人物,但这并不等于他们自动获得代表的权力。退一步说,就算他们只是代表他们自己,那也不算太糟,因为起码他们是各界的成功人士,很有可能对于各界的情况有各自的真知灼见。

问题的关键是,他们能够完完全全地在这个决定这锅前途的会议上讲出自己的想法吗?

对于这个问题,最安稳的答案是不予回答。就像那几个企业家大佬、文艺界大佬、体育界大佬被记者追问敏感问题时的反应一样。在这锅,很多事情是不能说出口的,所谓祸从口出。越重要的事情,越不能说,越不能讨论,最好连想都不要去想。能够说的,可以讨论的,都是不太重要的。大佬们之所以在场,最主要的作用不是谈他们的想法,而是为这个会议站台,是为了装演,如同汽车展上的美女。 继续阅读

个人与集体的精神分裂

古今中外凡是有一定文明程度的社会,都会有一套做人基本规范。大致如下:

做人要诚实,尊重他人,信守诺言,遵守规则;不可以偷、抢、欺骗,破坏他人财产,妨碍他人自由,谋害他人生命。

之所以有这样的普世认知,是因为只有人人都遵守这些基本规范,社会发展的成本才最小,大家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安居乐业,筹划未来。为了保证大家都遵守这一套行为规范,人类设立了相应的道德与法律,来约束人的行为。

大多数家长都是这么教育自己小孩的;大多数学校也是这么教育学生的。我们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最起码在别人眼里是这样的人;也希望自己身边的人,与之打交道的人都是这样的人。

可是近来轰动海内外的华&为高管被扣的事件中,许多个人和集体的反应却令人大跌眼镜。根据公布的信息,华&为作为一个集体显然有偷与欺骗的嫌疑。这种行为显然违背了做人基本规范。然而,现在却有一大批个人与集体对华为表示支持与同情。难道一旦作为一个集体,就可以不遵守这些规范?难道只要有一个听来崇高的目的,比如爱国,就可以不择手段? 继续阅读

“真”的很重要

最近读了《麦田守望者》。通篇是一个美国中学生对于周边的人与事的看法与心理活动,用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假模假样”。这唤起了我中学时对周边事物的混沌的记忆,以及种种的疑惑。原来假模假样是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是无所不在的,只是程度不同。在某些社会环境下,假模假样会更加厉害。

从中学时到现在,所经历的各种社会,假模假样无所不在,是人类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有意无意地掩盖自己,或者事情的本来面目,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虚荣、自卑、欺骗的目的,也许有少数出于好意。大规模假模假样的场景,出现在社会的政治生活中。越是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假模假样的广度与深度也越严重,因为当人人都可以自由发言的时候,最终胜出者往往是讲真话的人。很显然,只有真相与真理经得起拷问。在一个没有自由的社会,人们普遍地假模假样,以此谋取自身利益,或者保护自己。在这类社会,最假模假样的往往是掌权者。他们道貌岸然地欺骗世人,竭尽所能地掩盖真相。 他们篡改历史,封锁信息,恐吓敢言者。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假的人和事总会不断地被戳穿,又不断地涌现出来。掌权者一再用新的谎言为旧的谎言开脱,并自以为得计。

所有依赖假模假样来支撑自己人生的人们显然自始至终都没有明白:这世上所有的人与事,首要重要的,是“真”。没有了“真”,一切都是枉然。 继续阅读

动物性人口部落的悲剧

-本文试图解释为什么有些部落(本文用部落来涵盖包括社区、社团、政党、企业、国家等,所有社会团体)历经沧桑,却没有办法纠正本部落显而易见弊端,从而脱离低级愚昧状态,跟上人类文明发展的脚步。

只要人属于生物范畴,就会不可避免地具有动物特征,即生物生存本能与传宗接代的欲望。这就是人的动物性。每个人一生下来就具有动物性。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或者原罪论,都没有正视人首先是生物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

但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他有思想并且由此产生理性。所谓理性就是人能够超越动物本能,从长远的、环境的、团体的、社会的利益着眼,取舍自己的观点与行为;并且能够运用常识,预见和推断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当然,某些动物也表现出团体协作的行为,比如说狼群协作捕猎,但那是为了在生存竞争中胜出,进化而来的本能。

比如说,就扔垃圾而言,一个在公共场所乱扔垃圾的人就是一个被动物性掌控的人;而一个不乱扔垃圾的人,则有可能是一个有理性的人。如果他不乱扔垃圾,仅仅是因为要被罚款,或者慑于有权威的他人在场,他还是一个由动物性掌控的人。如果他不乱扔垃圾,是为了给其他人保持一个清洁的环境,或者意识到如果人人都乱扔垃圾,他自己所到之处也很可能是肮脏丑陋的,那么他是一个具有理性的人。 继续阅读

权力的游戏

这里讲的权力游戏,与那部著名的电视剧没有关系。

不久前,我看到一场真实的权力游戏。在一个世界正在走向人工智能的时代,我看到了一场近乎中世纪的权力游戏。在这类游戏中,权力的获取是以暴力为后盾,以暗箱操作为方式,以宫廷阴谋为主线,以歌功颂德最终获得最高权力者为结果。由于是暗箱与阴谋在权力争夺中起了最主要的作用,这种游戏的胜出者往往是最阴险毒辣者。仁慈宽厚者往往被人为是妇人之仁,难成大器。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Z国一位名义上掌握最高权力的Z先生,因为不忍向和平情愿的学生开枪,被他崇尚暴力与阴谋的同伙,以暗箱操作的方式剥夺了权力,只能自己拿着一个电喇叭,到广场上去,带着哭声劝说学生回家。Z先生最终不但没有能够阻止那场杀戮,自己还落下被软禁至死的下场。

这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游戏。

这种权力游戏还不如猴王争夺战那种纯粹的暴力,因为其中没有阴谋诡计,没有暗箱操作,每个猴子都有机会以武力取胜。在公开比武面前,猴候平等。 继续阅读

救命稻草与圣经

前几天听一位朋友说起,他有一位亲戚,曾经是一个十分顶真的政工干部,现在却成为一个十分虔诚的佛教徒。这位亲戚甚至叹息:“十年政工一场空!”对此,我不由想起,周边真有不少人从信仰某某主义,改信某教,还特别虔诚。

我认识的某位天性开朗的老人突然得了绝症,一辈子没有认真信鬼神的他,居然在几个星期内受洗,成了基督教徒。可以想见的一个原因是,他家里本来就有基督徒。

当然,比之相信乌托邦式的,抢夺私人财产的某某主义,相信教人向善的某教毫无疑问是一大进步。问题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那么容易在不同的信仰之间,或者在无神论与有神论之间跳槽?!

我能猜想到的原因,不外乎:发现原先信的错了,心灵无所寄托,犹如在荒地上迷了路,来了一辆车,就急切地跳上去,连方向都不问,只要去城市就对了;面对困境,甚至死亡,仿佛不会游泳的人掉入激流,随便抓着什么都当是救命稻草;有信仰好过没有信仰,因为这样不但心灵有了依托,还可能有来世或者进天堂的福报;这信仰(团体)看上去不错,入了伙,就有了伴,可以抱团取暖,互相安慰。 继续阅读

只有名利的人生不是人生

追求名利似乎是人的本能。“利”带来物质上的安全与舒适;“名”带来精神上的成就感。这本来无可厚非,前提是不能超越以下底线 – 获利的方式是为他人提供便利,而不是危害他人,或者通过违法的手段获取;图名的方式不是靠弄虚作假,出卖灵魂与人格。

这样的底线,从道德上或法律上,都不难理解,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却屡屡有人跨越。只要一个人的人生目的纯粹是为了名利,他就会在名利的种种诱惑之下,跨越这底线。因为在他的内心,他并不抗拒以不择手段获取名利,只要不被发现就好。

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一个人单纯地追求名利,实际上就是出于动物精神的追名逐利,就如同孔雀展示羽毛;狮子、猴子争做大王。它们的最终目的无非是为了争取更多的食物,更多的交配机会,更多的子嗣。这就是为什么在某些意识落后、制度腐败的国家,官员和富豪们终身奋斗的目标都不外乎更多的房子,更多的、到处藏匿的、见不了光的现金和离岸的资产,更多的女人和子嗣。而其他人则羡慕嫉妒恨,希望有朝一日也能有他们那样的享受、权势与风光。其实所有这一切都没有超越动物的生存本能,只是披上了华丽的外衣而已,无论他外衣上标明的是哪门子主义,哪个乌托邦的梦想。

那么,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人不为了动物精神的名利,还图个啥?! 继续阅读

一个父亲的父亲节的思考

怎样才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仅仅是给孩子交各种费用,把他(她)养大吗?

一个称职的父亲,不能让他的后代在学校里被人洗脑,而束手无策,而是要培养他能够拥有独立的思想与人格;不能让他的后代担心自己的房子被强拆,或者走在街上会被警察无辜打死,还失去了清白;不能让他的后代生活在一个有人倒地没人敢扶,无人相救的冷漠社会;应该让他的后代有权利选择政府官员,而不是反过来把他们当老爷,卑躬屈膝地求他们做主,任劳任怨地养肥这些寄生虫;应该让他的后代不用凡事要求人、拼爹,而是按规则办事,靠自己的努力与才智;应该让他的后代不用担心因言获罪,靠假话与面具苟且一生,而是能够畅所欲言,活出真我……

所有这些,都是父亲们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我们是人,不是猪。我们不只仅仅要把孩子养大,还要让他(她)做一个真正的人。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父辈无能,就为自己的不作为开脱,将应该做的事情推给下一代。当我们的后代责问我们“你们当初都干了些啥?!”最起码,我们不能无言以对,只因为自己苟且了一生,更或者助纣为虐!

世界应该因为我们的存在变得更好,而不是变得更糟。

什么样的人不喜欢在群里谈蒸制

在赵&国,蒸制是十二分敏感的话题,“莫谈国&事”是近几百年来的传统智慧,尽管近几年来,就连时时刻刻要呼吸的空气,都与蒸制有关。幸运的是,现在赵&国人有了互联网、社交媒体,有了各种群。起码在各种群里,大家似乎有比较大的言论柿油。然而,就这一点点可怜的,有限范围里的柿油,也往往被群里的某几个人干扰,以至剥夺。他们往往打着同学情谊,或者某种群体情谊的幌子,阻扰对蒸制感兴趣的群友讨论蒸制话题。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丝毫没有顾虑到这些群友的情谊,更遑论他们侵犯了这些群友的基本权利。

他们是怎样的人?不外乎两种。 继续阅读

什么是做人的底线

什么是做人的底线?对于这个问题,不同背景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

台湾人可能要谈礼义廉耻;大陆人可能说八荣八耻;西方人可能会提普世价值观;源自于《圣经》各宗教的信徒们,应该会想到摩西十诫……

真是众说纷纭。但归结起来,不过是2500年前,孔子的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虽然不能称为放之四海而皆准,但作为做人的底线的指导却是十分简单明了。

你想要别人对你有礼;你首先要对别人有礼。你不喜欢被歧视;你首先不要歧视别人。你要求别人讲道理,守规则;你自己也要讲道理,守规则。你想要享受美好的环境;你自己首先不要破坏环境。你不想被杀;你也不要去杀人。你不想你自己,或者自己家的人被奸淫;你自己首先不要做这样的事。你不想被别人陷害;你就不可去陷害别人。你不想让你的家和财产被人夺去;你就不可去图别人的家和财产。你想要畅所欲言;你就不要试图封别人的口。你想要有自由;你就不要去侵犯别人的自由;你不想被冤枉,或者同人发生冲突时,想要有人为你主持公道;你就不要在自己强势的时候,仗势欺人,而是要同整个社会一起建立一个独立公正的司法体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