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精神奴隶

近来,一场装演的代表大会正在装演的大会堂中进行。有不少人抱怨,这是官商大会,根本不能代表民众的意愿。确实,虽然这些人中有不少在这锅的各行各业都是有所成就的人物,但这并不等于他们自动获得代表的权力。退一步说,就算他们只是代表他们自己,那也不算太糟,因为起码他们是各界的成功人士,很有可能对于各界的情况有各自的真知灼见。

问题的关键是,他们能够完完全全地在这个决定这锅前途的会议上讲出自己的想法吗?

对于这个问题,最安稳的答案是不予回答。就像那几个企业家大佬、文艺界大佬、体育界大佬被记者追问敏感问题时的反应一样。在这锅,很多事情是不能说出口的,所谓祸从口出。越重要的事情,越不能说,越不能讨论,最好连想都不要去想。能够说的,可以讨论的,都是不太重要的。大佬们之所以在场,最主要的作用不是谈他们的想法,而是为这个会议站台,是为了装演,如同汽车展上的美女。

一个成功人士成为人家的木偶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其实何止他们,所有的参与者,包括那个举了几十年手的S大妈,那个在作报告时不断擦汗的中年男人,都不会说出这个会议上最需要说的话,都只会避实就虚,都是这出木偶戏的一部分。

一个有人格尊严,有独立思考能力,有良知的人是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感觉良好的,因为他不得不交出自己思想与语言的自主权,说违心的话,投违心的票,而真心的千言万语却只能烂在肚子里。

反之,一个不在乎人格尊严,如狗一样驯服,或自身所能接收到的信息被人为有意屏蔽,而妨碍了他的思考能力,或本就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相信来自权威的每一句话,或自以为计,一味讨好权威的人,同样也交出了自己思想与语言的自主权,尽管是处于不由自主的自愿。

一个对自己整个人身不能自主的人是奴隶。一个不能自主自己思想表达,以至不能自主自己思想的人便是精神奴隶。

同样道理,一个无条件服从上级,而无视法律,以至天理的官员、警察、法官、士兵,或者其他国家机器成员,也都是精神奴隶。他们在这种状态下所作的恶,就是所谓的“平庸之恶”!

还有一些人,身居自游的国度,但同样在精神上自甘为奴,只为了捕风捉影地惧怕连累母国的亲人,或者怕母国对他们拒发签证。可笑且可悲。

现在回到装演的大会堂,看看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们的投票结果,就证实了他们的头与脸在这个特殊的场景中与木偶无异。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这锅“成功人士”特别热衷于奢侈品的最深层原因。一个精神奴隶安慰自己,掩盖或者安于自己精神被阉割的状况,同时展现自己成功的一箭数雕方式,就是穿戴用奢侈品。欧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