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人格分裂之路

所谓人格分裂,从精神病的角度来看,是一个人在精神上多重身份,在本人无法控制的情况下,突然转换身份。
本文所要谈的人格分裂,是一个正常人为了自身利益,刻意扮演多重角色,并且自如地在角色间切换。徐才厚就是这样典型的一个人格分裂者。
2008年两会期间,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接受某社记者的采访,其中有一段对话耐人寻味:记者:“现在部队的思想作风治理的相当好啊!”徐:“是啊,我一直用自己的言传身教来教育全军广大干部,只有廉洁的部队才能是打胜仗的部队。”记者:“是啊,部队干部作风通过您的指导,现在都是十分过硬啊!”徐:“我最大的缺点就是清廉。”
其实同一类的人还有很多。以下是一群以权谋私,贪赃枉法的著名贪官们的言论。
薄熙来:“廉洁是一种幸福,做清官是大智慧。”
周永康:“我们不能做碌碌无为的庸官,更不能做欺压百姓的恶官和以权谋私、见利忘义的贪官。”他还说:“对贪污腐败,我们是零容忍。”
万庆良(广州市委书记):绝不利用自己的权力为亲友、为他人牟取私利,绝不追求特权、追求享受。
许宗衡(深圳市长):我要做一个清廉的市长,不飘浮,不作秀,不忽悠,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与骂名!
石发亮(河南省交通厅厅长):一个‘廉’字值千金,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人情工程一件不干。
季建业(南京市长):做一个廉洁从政的市长,做到不为亲戚朋友谋私利,不允许亲友家人打我的旗号办事、拉工程,不干涉工程招投标、土地招拍挂等方面的事项。
雷政富: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地位观和利益观,从政先修德,做官先做人,律人先律己,时时处处自重自省、自警自励,慎行慎独、慎始慎终,认真算好利益账、法纪账、良心账,自觉筑牢拒腐防变的道德防线。
仇和: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的。
……
这个世界上撒谎的人不少,尤其是政治家。但人格分裂到如此截然两面,而且同一个组织上上下下这么多人的,实在罕见。这些人小时候一定也曾经纯真过,不是天生就是后来这个样子。
在美国、澳洲、新西兰这类新兴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中国人,都遇到过“笨”的当地人。他们说话直来直去,脑子不拐弯,自己不会撒谎,还容易轻信别人。他们为什么那么“笨”?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不需要他们如中国人那样“聪明”。简单表达,诚实对人,才是在他们那个社会里,对每个人都有利的最大公约数。当然,这些国家并不是完美的。在某些场合,也需要一些委婉的表达,甚至会有人撒谎。但距离培养出一大批人格分裂的官员还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为了掩盖与莱温斯基的关系而撒谎。其撒谎技巧之差,情景之狼狈,给所有人留下深刻印象。相比之下,在撒谎这一招上,前面列举的九位天朝官员要比这位超级大国总统无论技能,还是心理素质都要高超得多
要把一群本来能直接说出穿着新装的皇帝是光着屁股的纯真小孩,培养成人格分裂到那样的程度的成年人,不但需要必须作假才能成功的环境,还需要一个刻意引导的系统工程。
当一个人为了加入某个政治组织,并被要求向该组织作思想汇报,他就不可避免地开始区分哪些想法是可以汇报的,哪些是需要隐瞒的,甚至需要虚构一些政治正确的想法以符合组织的要求。这就好像一个人写日记,不是给自己看的,而是给别人看的,比如《雷锋日记》。面对此种情况,一个诚实的人要么碰壁、作罢,要么被彻底洗脑,要么在思想汇报中迎合组织的要求,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作假就此开始,而且是主动的。
当一个组织一边要求成员无条件服从,一边又以它掌控的资源和权力,给予它的成员种种特权(比如说,更优先的升迁机会、免死金牌)。它就会吸引到很多机会主义者。这些人打着理想的幌子加入组织,图的却是个人利益。听说过“捞当票”吗?这类人在加入之前,就已经准备做一个两面人。他们在做思想汇报的时候,应该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当一个人在一个组织内部最首要的功用是服从,他就会常常要在人性、逻辑和组织性之间做出抉择。当前两者与后者有冲突的时候,一个以思想汇报为开端加入组织的人,多半会服从组织。经历过多次这样的内心冲突后,他开始形成两面,一面是可以被组织接受,政治正确的;另外一面,是有基本常识、人性和逻辑的人。
当一个组织不但要求其成员有共同的主义、价值观、愿景,还不断强制其成员就具体事情统一思想,它的成员要么放弃独立思考,要么一边假装接受组织的说法,一边自己心里另有一套说法。就像某些上市公司,有两套账本。一套是对外的假账本,骗股民的;另一套是自己内部的真账本。
当一个组织是为了实现某种脱离实际的乌托邦而存在,乌托邦的不切实际,会从人性、事实和逻辑多个方面表现出来。比如说,按照乌托邦的理想组织生产,却饿死了大批的人;乌托邦的理想是世界大同、人人平等,却在事实上不但形成一个掌握着绝对权力的特权阶层,甚至还把其他人分成几等。因此,这个组织的成员们不可能永远沉浸在乌托邦的理想中。组织中智商高者会首先意识到这一切的荒唐。如果一个没有掌握最高权力的人说破了这一切,他就会被打成叛徒。在这种威慑下,其余的人即便明白过来,也只好假装继续相信乌托邦。
当乌托邦不切实际的真相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人祸一再发生,越来越多的成员,包括高层,甚至组织外的普通人都会知道乌托邦根本不切实际,违背经济规律,违反人性。然而,当一个人在一件事情上投入越多,获益越多,就越不肯承认自己是错的。尤其是组织高层成员,由于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拥有特权,握有权力,他们便会假戏真做,挂羊头卖狗肉,继续打着乌托邦的幌子,以实现个人目标。
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把这个组织看成一个巨人,那么这个巨人已经人格分裂。一方面,它要继续将乌托邦描绘成对大多数人有利的梦想,将自己打扮成为实现梦想奋斗的先驱;另一方面,它要保证特权阶层的利益、绝对不让别人分享权力,用谎言来掩盖真相,用暴力压制反抗;再一方面,用各种手段压榨和愚弄中下层人民,以使自己利益最大化。
它的成员,除非在意识到这个骗局后退出,或者本就是个傻子,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得不按照组织上层的意思,对所有重大问题统一口径,以维护组织形象。 一件事情的事实真相,是非对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对组织有利的说法。只要对组织有利,就可以将错的说成对的,黑的说成白的;将人祸说成是自然灾害;将暴君说成是伟大领袖。
以上一系列的过程,使一个本来正常的人,从开始分辨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逐步演变成对假象表示赞许,对真相保持沉默;直至主动颠倒黑白,失去做人的底线。只要在这样的组织中待得够久,或者爬得够高,他们就不可避免地具有三重人格。其一是唱高调,演给组织和外人看,比如:“我的最大缺点是廉洁”这一类的政治正确的表演。其二是唱正调,演给自己身边人,包括亲人、朋友、同事、同学,表现自己是个明白人,是知道是非曲直的,是正人君子,就像毕老爷酒桌上表现出来的那样。其三是唱阴调,暗地里做回自己,那个为了自己利益,可以不问公平正义、是非曲直,可以对没有底线的事情保持沉默,甚至参与的人。
从表面上看,似乎只有被这个组织统治的一般平民才是受害者,组织成员是受益者,组织的特权阶层是最大的受益者。实际上,组织内部成员的受益只是在肤浅的表面上。是的,在一个完全被这个组织掌控的社会里,他们比组织外的人,更有可能拥有权力地位和与之俱来的财富(不合法、不能用、要离岸)。但只要看深一层,在精神层面,他们还附带得到了一整套似是而非的歪理邪说,一个人格错乱的自己,一个凡正人君子都会嗤之以鼻的尴尬身份。另外,他们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内心的安宁。
从前面九位官员说得冠冕堂皇的话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就算没有良心,也还至少残存一点良知;就算没有良知,也还有智商。他们知道什么是对的、可以拿到桌面上说的;什么是错的,只能在阴暗角落里做。他们的地位越高,演戏的分量就越重,并且容不得半点差错。他们要把假的当真的,真的当错的,错的说成对的,对的又搞成假的。他们自欺欺人、表里不能如一。他们的整个生活成为有组织骗局的一部分。但凡还剩一点良心或者良知,他们都会感觉到内心之虚空、人格之分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