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神

无论是看抗战神剧,还是看武侠小说,还是看蝙蝠侠、蜘蛛侠、钢铁侠,我们都会为正义最终战胜邪恶而热血沸腾,即便我们的理智对于故事的合理性有所怀疑。故事里一个好人死了,我们会伤感、遗憾。这个故事被会称为悲剧。如果故事里的坏人被制服了,我们不禁拍案叫好。如果有人反其道而行之,为邪恶战胜正义而欢欣鼓舞。我们不禁会对这个人的心理健康产生怀疑。
在这世上有数不清的宗教,数不清的神。但是所有的宗教都宣称自己是代表了正义,它们所拥戴的神都被称为是正义的化身,即便是有些宗教把异教徒看成猪狗不如,而且认为亲身消灭异教徒的忠实信徒一定可以进天堂。在相信这些宗教的信徒们看来,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妥,他们的宗教依然代表了正义。
更有无数的国家机器、党派、社团,无不声称自己代表了正义,打着正义的旗号。杀人抢劫在正义的名义下成了革命、建立伊甸园或者共荣圈、保持人种或者阶级队伍纯洁性的正义之举。纳粹、日本军国主义者、波尔波特的柬埔寨共产党等等组织都是在正义的名义下,犯下滔天罪行。
为什么大家都要表白自己是正义的?因为我们是人,是人就要讲道理,讲道理就要说正确的话,做正确的事。哪怕实际上是错的,也要在表面上包装成是对的。不然,如果是明知是错的,还要去说,去做,那就不讲道理,就不是人了,而是野兽了(见“人与兽的区别”),就不可能得到别人的支持。真正敢于明目张胆指鹿为马的,丧心病狂的团体或者个人毕竟还是少数。而且那样的团体或个人必然迅速遭到大多数人的唾弃,苟延残喘不了多久。但即便如赵高之流,也知道什么是鹿,什么是马。这类人只是想要证明,他们的邪恶之威,是否在他人眼里已经超过了正义之威。
所以,就我们大多数正常人来说,正义都存在我们心里。如果你信某个教,崇拜某个神,你信的,是这个教、这个神所代表的正义,你相信这个神会最终行驶正义。如果你不信教,也并不等于你没有信仰,只能说明你没有崇拜一个具体的正义化身。只要你看到正义得到伸张就会热血沸腾;只要你有是非对错的观念,并且认为要做对的事,站在对的一方;退一步说,即便因为迫不得已,而说了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但你为此而觉得内疚;你都是算有信仰的人。你信仰的就是正义。如果非要说信神才算有信仰,那么你信的就是正义之神。
归根结底,只要我们还是人,我们总是要讲道理的;既然讲道理,就有是非对错之分;既然有是非对错之分,我们当然要站在正确的一方。所以,我们都信一个神,正义之神。
既然大多数人都信或者间接地信正义之神,那就应该天下太平了,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纷争甚至战争呢?关键在于什么是正义。大凡天下事情,大多数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谁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就连原先是同一个宗教的不同分支,也会有分歧,乃至宗教战争。一般的上帝都帮不上忙,但是正义之神可以。
这不是前后矛盾吗?正义之神如何帮忙呢?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吗?难道正义之神会出来主持公道?
一般来讲,我们不可能事事都分辨对错,往往有些事情还真没对错,各方有各方的不同观点。俗话说“one man’s meal is another man’s poison.”(“一个人口中的美味,对另一个人来说,是毒药。”)但从涉及的团体或个人对待不同意见的态度和手段,我们至少可以分别出邪恶的一方。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凡是真正相信自己是正义的一方,都不怕把自己的观点、事实真相放在阳光下,让大众了解,参与辩论。反之,越是远离正义的一方,就越不敢,甚至不能把自己的观点、事实真相放在阳光下。如前所述,邪恶常常打着正义的旗号,假扮正义,但假的总是假的,时间久了,总会露出马脚。所以邪恶一方的一贯手法是垄断信息传播,限制言论自由。详细来说,就是封锁真信息,散布假信息,有选择地传播对自己有利的真信息,同时不让别人转播信息,或者对别人的信息做审查。他们视不同意见者,或者传播真相者为敌人。这一切恶劣手段具体到当今时代,就是垄断传统主流媒体(包括电视、电台、报刊、杂志、书籍)转播,切断或者过滤互联网,剪接视频;在主流媒体散布假消息,或者扭曲真相;删除不同意见者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它信息散布途径,甚至把他们赶出这些媒体;对不同意见者罗织罪名,让他们失去自由。任何团体或者个人只要采用了以上具体手段的任何一条,他们(他)十之八九是非正义的,甚至是邪恶的。然而,他们的所作所为本身也表明,他们自己也默认“邪不胜正”!所以他们不可能以公开透明的方式生存,只能以卑劣手段来封住不同的声音。
这反过来也证明,从长远来讲正义之神是不可战胜的,因为蒙蔽真相只能成功一时,纸是包不住火的。纳粹德国和前苏联都曾是采取以上所提到的垄断信息转播,限制言论自由的手段的样板国家。但无论他们当初怎样强大、怎样不可一世,一统江湖,他们都以惨败告终。前者主要是被外部的正义力量打败,因为谁都不喜欢被外族武力征服,那是野兽的行为准则(见“人与兽的区别”);后者主要是从内部瓦解,因为正常人都不喜欢生活在谎言和压抑中。纳粹德国和前苏联之所以失败,不是战略或战术的失败,而是由他们的邪恶本质决定的。
退一万步来讲,即便是邪恶的魔头们,其内心深处也是知道什么是正义,知道正义自在人心,因此非常害怕被人识破他的假正义、真邪恶。而最有能力识破这类魔头们的鬼魅伎俩的,是知识分子。所以他们都视知识分子为潜在的敌人,都会迫害知识分子,要焚书坑儒,要打断知识分子的脊梁,要他们成为犬儒,要把有不同意见的知识分子戴上莫须有罪名的帽子,或者关进监狱。这也反衬出,这类魔头们即便是自称有N个自信,有几百万武装到牙齿的家丁,他们也还是极度害怕某个手无缚鸡之力,但敢于说话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他们害怕的当然不是这个知识分子的肌肉力量,他们真正害怕的是这个知识分子的言论里说包含的正义。因为说出来的正义,会唤醒绝大多数人,包括那些他们自己的家丁,内心的正义。发生在1989年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身上的故事,就印证了这一点。
正义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无论你是否有传统意义上的宗教信仰,你最终信的是正义;无论你是否曾经,或者正站在邪恶的一方,你和内心还是有着正义,可能你依然爱它,可能你怕它,但你无法摆脱它;无论你喜不喜欢正义,它始终在那里。它无所不在,无时无刻不在。它就是正义之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