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是一种奴性文化

—-奴性的三个特征
维杰/文
中华文化是一种奴性文化,这是因为二千多年来,文化发展的方向始终掌握在统治阶级手里,这种文化早已经沦落为统治阶级奴役人民精神的工具,成为麻醉人民精神的麻醉药。奴性的文化浸泡出奴性的国民,可以概括为三个主要的特征:一是缺乏独立思想,二是缺乏平等精神,三是对权力顶礼膜拜。
缺乏独立思想
奴性文化熏陶出来的奴性,第一个特征是:缺乏独立的思想。这是二千多年愚民统治的结果,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家思想独霸天下,人民只能接受一种思想,也就是只能接受官方规定的思想。不接受官方的思想,就会招来牢狱之苦杀身之祸,清王朝的文字狱,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都是为了扼杀独立的思想。一场接一场的扼杀,中国人已经没有了独立思想的勇气,甚至连思维的能力都退化了。小孩子原本很聪明,经过二十年教育,官方的思想植入头脑,其他的思想被排弃,连思维都按官方设定的逻辑思维,失去了全方位思维的能力。 继续阅读“中华文化是一种奴性文化”

人与兽的区别

人与兽的关键区别在哪里?是是否能使用工具,还是语言?动物有语言吗?语言是什么?如果我们定义它为是一种个体之间的交流方式,那么动物显然是有语言的。有许多种动物能够做到协调行动。他们显然能够互相交流。
再说社会性。社会性实际上就是源自群居性。也是人与动物共有,人叫做社会性。而且有些动物的集体性还相当高级。如大雁的为集体站岗放哨;蚂蚁的集体协作劳动等等动物的集体性,人叫做集体主义。
那么区分的关键是否是人类不但有语言,还形成了能够写下来的文字?但是,如果这些写下来的文字只是日常口语的文字版本,或者是所发生事件的记录,那么人类离野兽的距离还不算太远,因为野兽也有记忆。只有当这些文字开始表达某种理念,某种对自然、人生、社会的思考,人类才开始与野兽拉开距离。对于自然,人总结出了关于自然的理论、定律;对于社会,人逐渐建立了道德规范、法律、社会体制。所有这些就是“道理”,关于自然、社会的道理。而野兽并没有在道理上有所进展,它们还是停留在只是依赖生存本能的阶段。无论狐狸多么狡猾,鬣狗多么凶残,孔雀多么美丽,猎豹多么迅猛,蜜蜂和蚂蚁多么惊人的合作本能,它们所依赖的是它们的基因所带来的与生俱来的技能。这些技能无论从生物角度看有多么了不起,比起人类由于理解了自然和社会的道理而取得的进展,都只是雕虫小技。 继续阅读“人与兽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