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制从何而来?

一夫一妻制对人类这种高智商物种有着关键性作用,一项新研究认为,对于如今的婚姻制度,我们应该感谢两种关键性角色:战斗力低的男性和选择忠于这些男性的女子。
现代家庭的根基一夫一妻制源于人类远古的演化史,但科学家们对它的首次演变争论不一。
一项新研究认为,对于如今的一夫一妻制婚姻,我们应该感谢两种关键性角色:战斗力低的男性和选择忠于这些男性的女子。
这种求偶策略也许在漫长的家庭演化过程中触发了关键性的一步,研究作者、美国田纳西大学的生物数学家谢尔盖•伽伏利特(Sergey Gavrilets)说道,“缺少了它,我们的现代家庭模式将不复存在。”
人类的交配结构与黑猩猩的性滥交有着显著的区别,在一个猩猩族群中,少数的雄性凭借它们优越的战斗力统领着其他同类,并且还能自由地和雌猩猩交配。而那些低人一等的雄性猩猩则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交配的机会。
在抚养后代方面,雄性黑猩猩并没有做出任何贡献,它们将这一重任留给了雌性。一些科学家认为,人类的祖先与猩猩有着相似的交配和抚养后代模式。而向一夫一妻制转变的过程对人类这种高智商物种有着关键性作用,因为培养子女独立需要许多时间和精力,对母亲而言这很难独自完成。
那么这一变化是如何发生的呢?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伽伏利特表示,有统治力且滥交的雄性很享受,它们不必为自己的后代进行投资,因为不论怎样,它们都将有着大量的子嗣。果雄性帮助并保护一少部分的后代,那么结果也会十分成功,但它们需要确保那些孩子就是自己的,而不是其他人的。否则,它们将会浪费自己的资源,而且其他雄性浑水摸鱼的可能性也很大。
5月29日发布在《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研究 报告 中,伽伏利特使用了数学模型来检测科学家们猜测的那些促进一夫一妻制转变的因素。其中包括配偶保护(雄性会在与之交配过的雌性身边徘徊,这样别人便无法与其交配)和供给(雄性向雌性提供食物或其他资源,以获取交配的机会)。
经过大量数据的处理分析,他发现仅仅这些因素还不足以使一个物种脱离滥交。不过经过一些调整后模型便有了效果。
首先,他不再假设所有的雄性的表现都会一致。他测试了下面这种情况:如果低等级的雄性向雌性提供食物已换取交配的机会的话,那么会发生什么?这些弱势雄性并不会因为改变求偶策略而有所损失,因为在搏斗这方面它们已经没有任何优势。
另一个关键性的转变是,这些低等级的雄性会挑选对其忠实的雌性。“当我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后,事情就朝一夫一妻制发展了,”伽伏利特说道。最终,一夫一妻制席卷了整个族群。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人们都在讨论自由恋爱时,他们根本不会意识到人类最重要的性革命早在数百万年前就已发生了,伽伏利特补充道。
美国肯特州立大学的生物人类学家欧文•洛夫乔伊(Owen Lovejoy)表示,这篇论文与他心中一夫一妻制的演化理论不谋而合。多年来,他一直认为一夫一妻制源于雄性向雌性提供食物。但是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演化心理学家大卫•巴斯(David Buss)认为,虽然该论文对一夫一妻制的出现提供了“貌似合理”的解释,但它很大程度上简化了人类的性行为。他表示,人类的交配行为多种多样,其中不止包括稳定的长期配偶关系,它还包含其他多种策略,比如随意性交、系列一夫一妻(一生中有多名配偶,但同时不会有超过一名配偶)以及寻找除配偶外的其他性伴侣等。
这一论文同样没有解释一点:雄性为什么没有直接从滥交转变为一夫一妻制,而是用一夫多妻制来过渡的。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灵长类动物学家伯纳德•沙佩(Bernard Chapais)认为,一旦一夫多妻制出现了,那么即便没有伽伏利特“雄性向雌性提供食物或其他资源”的假设,那么往一夫一妻制的转变进程也将会十分容易。
本文编译自: Los Angeles Times,Study traces origins of monogamous coupling
图片: Barbara Davidson, Los Angeles Tim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