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离过两次婚的优秀男人只想恋爱不愿负责

编者按:如果男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同女人的性关系最终会成为要他负终身责任的关系,他还敢开始这段关系吗?女人为什么总是想要有人对她负责?我们还生活在中世纪吗?婚姻真的会给女人带来她所需要的一切吗?
“我真希望就这样与你恋爱下去,让我们来尝试谈一辈子恋爱的感觉,做一辈子相爱的朋友,好不好?”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

讲述:瑗玎(化名)-性别:女 -年龄:32岁
学历:本科 -职业:公司职员

坐在麦当劳餐厅里,我和瑗玎各自要了一杯热红茶。我说,结婚就好像泡茶,第一道的最香,而泡的次数越多,味道也就越平淡。 我的话引起了瑗玎的共鸣,她说:“都说头道汤,二道茶是最好,偏偏我这个二道茶就泡不开。”我们相视而笑,只不过瑗玎的笑容中多少夹杂着无奈。
离婚两次的优秀男人
我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前年国庆,我最要好的女友说要给我介绍个男朋友,他叫祥庆(化名)。在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同时,女友还带着满脸的歉意:“祥庆自己开着公司,有房有车有地位,的确是个不错的成功人士,只不过他离过两次婚,还带着一个孩子。行不行,先认识一下再说,好吗?”
好像怕我不愿意见面,女友再三对我强调只有感情上经过了重创的男人才会珍惜以后的爱人。听完女友的一番话,我暗自好笑,难道她忘了我也是个离了婚的女人,我的身边也带着个孩子。我纳闷的是祥庆既然这么“优秀”,为什么不找个比我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反要和我一个拖着孩子的离婚妇女约会。女友的解释平和又实际:“祥庆说了,他怕找个没孩子的女人对自己的孩子不关心!”
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我还是碍不住女友的情面,按时赴约了。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咖啡店。果然如女友所描述的那样,年近不惑的祥庆长得高大硬朗,在简单的问候寒暄后,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打动了我。在我入座的瞬间,祥庆跨上一步,伸手给我拉开了身旁的椅子,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被他做得自然得体而又温情脉脉。那天我们谈电影、音乐和小说,惟独没有谈论彼此曾经受伤的婚姻,约会比我想像得要好很多。我本来想坐一会儿就走,结果却一直聊到傍晚才分手。
第二天,女友特意来询问我对约会的感受,我表示满意。女友告诉我,祥庆对我昨天的表现也非常满意,祥庆说没有想到我和他在许多方面的见解如此相似,“这就是缘分啊”,听完了女友夸张的转述,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女人总是对婚姻寄托了太大的希望,这是我们的软处”,即使说的是开心的事情,瑗玎的话里也不自觉带着淡淡的伤感。瑗玎杯子里的红茶热气蒸腾四溢,就好像一些人的希望,虽然看得见却总也抓不牢。
同病相怜
在和祥庆见面前,有不少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再婚的人选,每次我都是抱着应付了事的态度,对别人的要求苛刻又苛刻,结果给我介绍的人选不是被我自己否决掉,就是我被别人删除掉。反正我也不在乎,落得个清静。因为我和前夫子横(化名)的婚姻失败给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我和前夫子横大学里恋爱了4年,毕业后又将爱情继续了4年,经过了8年马拉松式的恋爱才走进婚姻殿堂。我记得去办理结婚登记的时候,我们说要将爱情进行到底,可只不过结婚3年,子横就用残酷的现实摧毁了我们的爱情诺言,他与公司里的一个小姑娘好上了。发现了子横的隐情,我毫不犹豫地要求离婚,我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女人。子横没有辩解,没有哀求,更没有挽救。
餐厅里开着暖气,瑗玎却一脸的苍白,捧着茶杯,很冷的样子。
那天办好了手续,我和子横站在民政局门口。在3年前的同一个地方,子横对我说他要爱我一辈子,而现在他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看着你先走!”我没有拒绝,回头转身就走,我感觉到子横一直在注视着我。从隐情暴露到两人无休止的争吵,再到走进民政局大门,我都没有让自己在他面前流一滴泪水,可此时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觉得和我分开的不光是一个人,而且是一段感情,一段永远回不去的我最美好的年华。
子横和我一离婚,就迫不及待的与那个小女孩结婚了。虽然他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但他的做法比离婚更让我痛心。难道我们前后11年的感情真的是一文不值吗?我简直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所谓真挚的爱情和痴情的爱人。
“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就像我也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看上一个离过两次婚的男人,仅仅见了一次面就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瑗玎的双颊渐渐红起来,经历了冬天的凋零,又重新在春天酝酿一个新骨朵。
我和祥庆的接触越来越多,原来他也有和我一样的伤。祥庆的两次婚姻瓦解都是因为妻子的红杏出墙,他的第一个妻子爱上了自己的同学,不顾一切地随他去了国外,留下了幼小的女儿跟着爸爸;第二任妻子则老是在他出差的时候闹一些花边新闻,吵吵闹闹分分合合让祥庆心里七上八下总不放心,无奈只得再次离婚,一个人带着一个女孩过起了既当爹又当娘的日子。虽然他事业有成,可一个没有女主人的家还是让他觉得手忙脚乱。
我心想,原来这个男人的感情生活比我更辛苦。
是你不敢结婚吗
去年夏天,祥庆提议我们一起带着孩子到汤逊湖玩,这是他比别人善解人意的地方。除了照顾我,从来不忘我的孩子。路上,祥庆突然停下车,从身上掏出几枚硬币递给车窗外卖玉兰花的女孩,给我和孩子们一人买了一串透着幽香的玉兰花,又在车的挡风玻璃中间挂了一串,暗暗的芳香立刻氤氲在车中的每一个角落。
就这一个细微的动作让我的心迅疾跟着柔润丰盈起来,看来祥庆真是个注重细节、懂得情调的男人啊。在汤逊湖,看着孩子们舒心的笑脸,享受着一个男人久违的呵护,而且还是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我的心也跟着舒展开来。我相信自己再一次找到了爱情,找到了可以依托的伴侣。
从那天开始,我们同居了。每次都是祥庆下班后来接我和儿子一块到他家度周末,然后我到楼下的超市买菜做饭,洗衣拖地,俨然就是那个家的女主人,祥庆的女儿比我的孩子大,也懂得照顾弟弟。两个孩子特别有缘,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友好地玩在了一起。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各回各的家,毕竟我们还不是法律上认可的伴侣。
冬天来临的时候,我给儿子和祥庆的女儿一人打了一件毛衣,看着毛衣上漂亮的熊猫图案,祥庆的女儿抱着我喊:“妈妈。”看见我和他女儿这样亲热融洽,祥庆很满意,他搂着我说:“我第一次看见你的眼神,就知道你是个温柔的女人。”
日子过得很滋润,美中不足的只有一点。那就是祥庆从来不跟我提婚姻的事。我期待着,可我不能主动去乞求啊,有时候我真不知道祥庆心里的真实想法,祥庆爱我,我感觉得到,可祥庆不谈婚姻又让我的心里没有底,我们都是经历了婚姻覆辙的成年男女,要谨慎小心、摸着石头过河我可以理解,可哪个女人不想要一个温暖的家。
慢慢地,我开始怀疑祥庆当初寻找爱人的动机,可我又挑不出祥庆怠慢我的理由,只有继续与他交往着。我向朋友表达了我的想法,让她想办法转告给祥庆知道。
去年年底,祥庆约我去最初见面的那家咖啡店,说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谈。那天祥庆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配上他高高的个子显得仪表堂堂。祥庆握着我的手,定定地望着我,舒缓的音乐隐隐约约地飘来飘去,柔和的灯光照着祥庆的侧影,我完全被祥庆迷住了,心旷神怡,只要祥庆说结婚,我会马上答应。
瑗玎说不下去了,泪水在眼睛里晃动,像心海翻起的浪花在拍打着眼帘。
祥庆对我说:“很少有一个男人会遭遇两次婚姻的变故,两次婚变让我怕了,我再也承受不起婚姻的打击,我要跟你承认其实我很脆弱,我真希望就这样与你恋爱下去,让我们来尝试谈一辈子恋爱的感觉,做一辈子相爱的朋友,好不好?”
祥庆的话让我猛然惊醒:原来他并不需要一个稳定的婚姻,他想要的不过是不断出现的激情的刺激,还要用一个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他把感情当游戏的真实。
那天晚上我坚决没有让祥庆开车送我回家,一个人走回家。这以后到现在,我们再也没有来往。
讲述结束,我们起身离开。红茶没有喝完,放在桌上,凉了。

“口述:离过两次婚的优秀男人只想恋爱不愿负责”的3个回复

  1. 我们的文化,一如既往的培养着女人在自己人生中对男人的依赖心理,她们需要“一个温暖的家”,需要家给她们“安全感”,在这个家里,冲锋陷阵和遮风挡雨对家庇护的是男人,女人一般把自己定位为男人的助手(尽管有时助手对家的贡献比男人还大但男人仍是心理依靠),少数完全依靠男人。我们的文化还把这种心理给合理化和道德化了,女人对这种索取总是因觉得理直而变得气壮。但现实总不理想化,责任总是压人,今天压力够大的男人总不想再为自己增加压力,总不想结婚为了做冤大头,女人总不住失望,总埋怨好男人难找。女人什么时候把自己也看做社会的坚强力量,以自己的事业为重而少牵涉男人去设计自己的人生和有人类眼光并积极承担社会建设责任的时候,女人才会是真正的半边天,李银河才会看到女领导也不再少了,女人也不必再把自己的幸福寄托于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次元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