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一个隐秘欲望,就是性啊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一个隐秘欲望,就是性啊
人物周刊:你在多个场合说过,南京讲座的现场,并没有惹众怒。但这篇报道在网上被转载后,反对你的帖子还是居多。
李银河:1个小时的讲座和1个小时的回答问题,整个气氛是很融洽的,根本没什么“惹众怒”。有个问题问我,你怎么看待同性恋,我说怎么看待左撇子就怎么看待同性恋,集体鼓掌,大家很赞同。讲座结束,让我签名的人挤得电梯门都关不上,这叫什么“惹众怒”?
谈到“多边恋”时,一位老太太站起来,说咱们要提高觉悟,要保守点。这位老太太精神有问题,过去她到社科院找过我多次。她年轻时因性问题被处理过,压抑得厉害,后来有点变态。她的个人情况我不好透露。有一次,在社科院,她走时莫名其妙回头冲我大喊一句:“告诉你,王小波他不爱你。”你说她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后来一位老大爷也跳起来,说你们小姑娘要尊敬爱情,不能太随便。全场对他起哄。完了后,这位老大爷特意跑到我这儿来,说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这个老大爷也有点不正常,他给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田青都送过信的,上面有结婚证、离婚证复印件,也是受过刺激。这就是小报记者说的“惹众怒”。要是写大家都赞同李银河,就没什么新鲜了,所以,只能写大家都反对。
网上那么多人反对,确实让我意外。但仔细想想,反性、禁欲的观念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现在又处于社会大变动时期,人们反应激烈,也是正常。社会学有个示范理论,说社会变迁大时,人们失去规范,过去的价值观动摇了,新的又不敢接受,会有较多的非理性。所有这些反对意见,都可看作是中世纪、前现代的反性、禁欲势力的体现。 继续阅读“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一个隐秘欲望,就是性啊”

性爱高于一切: 法国人不一样的生活

法国男人的浪漫举世闻名。法国成语里就有这么一条:“像法国人一样与女子调情”。在如今法国人的价值观念中,爱情和性欲所具有的重要性先于爱国主义、宗教和政治信仰。这可不是凭空臆造,有媒体对法国人的价值观进行过民意调查,结果选择“爱情”和“性爱”的比率均超过60%,而选择“祖国”、“政治”、“宗教”的却不足50%。 继续阅读“性爱高于一切: 法国人不一样的生活”

男性比女性更浪漫

美国Duke医学中心和Albany大学的神经科学家以237名大学生(其中80名女生,157名男生,年龄为16至25岁)为对象进行了心理实验。
实验过程中,当处于恋爱时期的男性受试者从女友那里接到一个电话,或读到一份女友来信时,他往往会激动不已,并会处于一种陶醉状态。而女性受试者则明显冷静很多。 继续阅读“男性比女性更浪漫”

从未得到机会的女人

作者:译/李威 来源:《讽刺与幽默》
演说家查尔斯•霍布斯经常会在他的演说中引用这样一个故事。100多年前,伦敦住着一位女士,她以给人帮橱为生。生活虽然很艰难,她还是省吃俭用地攒了一点钱,并用这点钱去听了一场演讲。演讲者是一位在当时非常著名的演说家。他的演讲深深地感染了她,也触动了她。演讲结束之后,她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去拜访了那位演说家。
“要能像您这样一生中拥有这么多机会那该有多好啊!”她羡慕道。
“哦,亲爱的女士,”那位演说家问道,“难道您从未得到过任何机会吗?”
“我从未得到过任何机会。”她很沮丧。
“那您是做什么工作的?”演说家问道。 继续阅读“从未得到机会的女人”

流动的性关系:古代男人喜欢将美女分配交换

作者:四世同堂
在男性中心社会中,妇女在很大程度上是男性权势者的财产种类之一。财产当然可以被再分配而转移到新主人手中。就妇女而言,在古代最明显的再分配方式是旧主人战败之后被作为战利品由胜者收纳,这样的例子在古代实在太常见了,仅回忆本书前面提及的事件中,就可看到夏姬是楚庄王的战利品(他将她赐给连尹襄老)、甄氏是曹操的战利品(他将她分给儿子)、蔡文姬曾是匈奴左贤王的战利品(他将她收纳为夫人),等等。项羽被困垓下之时,担心虞姬成为刘邦的战利品,于是虞姬只得自杀了[32]——刘邦的薄姬(汉文帝生母)就是从魏王豹手里夺来的战利品。顺便说起,历史上有些“公主和番”从本质上说只是上述再分配方式的一个稍微体面委婉一点的形式——同样是在别国威胁之下交出女子。
女子的再分配与转移,还有另外一些方式。这些方式在中国古代常用某些类型化的故事来描述,以下分别略加讨论,从中可以了解古代中国人性观念的一个重要方面。 继续阅读“流动的性关系:古代男人喜欢将美女分配交换”

从众的诱惑

不久前看过一篇文章,是一本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讲是关于鳄鱼种族的。它们作为懒散的野兽,它们很少亲自去捕获自己的午餐,而是等着它们的猎物乖乖送上门来。作法是这样的:它们张开嘴,躺在河岸边装死。 不久,苍蝇们开始停靠在它们潮湿的大嘴里,然后其他昆虫也相继聚齐在这里,大量人群同样也吸引了大猎物,一只蜥蜴也缓缓爬到鳄鱼跟前,想以那些昆虫作为自己的午饭。接着,一只青蛙也加入了这个聚会。又一会儿,一群野牛和野马等动物也聚齐于此。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大震动,一声重击,一个巨大的嘴合拢了,聚会就这样结束了。 继续阅读“从众的诱惑”

口述:离过两次婚的优秀男人只想恋爱不愿负责

编者按:如果男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同女人的性关系最终会成为要他负终身责任的关系,他还敢开始这段关系吗?女人为什么总是想要有人对她负责?我们还生活在中世纪吗?婚姻真的会给女人带来她所需要的一切吗?
“我真希望就这样与你恋爱下去,让我们来尝试谈一辈子恋爱的感觉,做一辈子相爱的朋友,好不好?”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

讲述:瑗玎(化名)-性别:女 -年龄:32岁
学历:本科 -职业:公司职员

坐在麦当劳餐厅里,我和瑗玎各自要了一杯热红茶。我说,结婚就好像泡茶,第一道的最香,而泡的次数越多,味道也就越平淡。 我的话引起了瑗玎的共鸣,她说:“都说头道汤,二道茶是最好,偏偏我这个二道茶就泡不开。”我们相视而笑,只不过瑗玎的笑容中多少夹杂着无奈。
离婚两次的优秀男人
我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前年国庆,我最要好的女友说要给我介绍个男朋友,他叫祥庆(化名)。在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同时,女友还带着满脸的歉意:“祥庆自己开着公司,有房有车有地位,的确是个不错的成功人士,只不过他离过两次婚,还带着一个孩子。行不行,先认识一下再说,好吗?” 继续阅读“口述:离过两次婚的优秀男人只想恋爱不愿负责”

婚外情压垮平淡婚姻

来源:江南时报 口述:苏辰星 整理:雪松

编者按: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既有平淡的婚姻,又有婚外的激情?鱼与熊掌为何不能兼得?婚姻终将归于平淡,激情更可能在两个不是天天见面的人之间发生。我们为什么要做自己思想的奴隶!?

沉溺于婚外情
大学刚毕业那年,我分配进了一所职业中学。学校联系了省某著名学府的一位年轻教授来讲学,我负责接待。后来,我和这个南京来的人相爱了,这个人就是宏,但当时他已经定婚了,我们就没能在一起。
宏很快走了,时间渐渐把这段爱恋埋入心灵深处。我后来也调动工作,结婚,生子。我以为从此将步入与其他人一样的生活了,可对宏的牵挂却如何也抹不去,我打听一切关于宏的消息,走在大街上总期待他的出现。尤其是当爱情被油盐酱醋消磨得平淡无奇时,我更怀念与宏相处的那段日子,回忆模糊了琐碎的小事,却惟独留下了纯情,每一次微笑、每一个眼神当初也许并没什么,可如今想来却都成了爱的言语。有一段日子我几乎天天晚上梦见他,梦中的他一身潇洒总在我期待的时候出现,却总含着怨恨的眼光,有一次甚至梦见宏抚着我的肩头哭了,而梦中的我总来不及表白———无力挽回。 继续阅读“婚外情压垮平淡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