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与否?女人总是有理由

女人要结婚的若干个理由
婚也征过了,现在水到渠成,瓜熟蒂落,轮到结婚了吧,咱给个定心丸,说说务必结婚的理由。
1.上楼累了的时候,偶尔可以享受被人背上去的待遇。
2.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一个人把钱都上交,然后他的零用钱还必须包括每月送给你的礼物。
3.可以名正言顺的通过洗衣服搜一个人的口袋,再闻闻衬衫的味道。 继续阅读“结婚与否?女人总是有理由”

不要跟自己开玩笑

亲爱的读者,当您读了这里大多数文章之后,您可能还是认为,结婚是您唯一的选择,或是最佳选择。您可能是对的。您也可能不同意我的观点,也可能有其它的一些考虑。对于少数人,婚姻有可能带来他所期望的大多数东西,可能带来美好的结局。我写这些文章的目的并不是要阻止人们结婚或者鼓动人们离婚,而是希望帮助人们将性、爱情、婚姻看清楚一些。人们能够在此前提下,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要在若干年之后,才发现自己当初的决定是错的,自己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一个一生中最大的玩笑。

在人的一生中,我们免不了要签一些契约。买房子,我们要签约;买保险,我们要签约;雇佣、或被雇佣,我们要签约;做生意,我们要签约;而婚姻是人一生中所签定的最长、条件最苛刻的契约之一。所以,我们在签约之前,一定要花足够的工夫搞清楚两点:

一. 我们为何要签这个约;
二. 婚姻契约所包含的一切明确的和隐含的条款,并力求了解自己,以及对方是否适合生活在这些条款制约之下。

虽然现在毁这个约很容易,但对于不愿拿自己的性和精神快乐作交易的人们来说,毁约不是初衷。

在考虑婚姻问题的时候,我们不妨征询他人的意见,但决不能被传统或群体行为左右了自己的决定。

男子与母亲裸睡10多年

父亲早早地离开了,小新(化名)和妈妈相依为命,10多年间,他慢慢地成为“父亲”,与妈妈裸睡,并且发生了关系!
近日,一会儿被乱伦压得喘不过气来、一会儿却又十分依恋妈妈身体的小新终于承受不了压力,向心理咨询师求助。
专家说,孩子心灵很早就错位了。
一个多小时里,他老是叹气
国家心理咨询师陈思桥告诉记者,第一次咨询时,小新吞吞吐吐,思维混乱:“你们有没有咨询性变态的?我的问题很严重,不知你们能不能治得好?太难受,我天天做恶梦,睡着了老是惊醒过来。我没有钱,像我这样一般得咨询多少次……” 继续阅读“男子与母亲裸睡10多年”

日本之行,感受和想到的……

作者:云南财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侯合心

编者按:自“日本人真的性变态吗?”一文发表以来,有许多读者怀着民族主义的情绪大骂日本人和作者,同时也暴露了许多人的文明程度。一个民族要进步,不应该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家,而是应客观地面对事实,多找自己的短处,多学别人的长处。

一、出行日本
2006年7月24日下午3点,我搭乘的国航CA956航班稳稳地降落在离东京约四十公里的成田机场。下午入境的人很多,在将近五圈环形隔离绳里站满了刚下飞机的乘客。无聊等候之际,便打量入境的环境,发现在环形隔离绳的每一个转弯处都立有一块白色标牌,上面标明了旅客在每一个环形圈内等候的最长时间,也即是入境检查处向旅客承诺的最大等候时间,简单地加总计算了一下,一共是45分钟。不过,入境处为了能确保其承诺能兑现,专门派了一个工作人员在旅客队伍里忙前忙后,耐心地解决来自不同国家提出的各种疑难问题。我们一行19人走出机场,日本帝京大学(Teikyo University)已有两位老师举着醒目的牌子在大厅里等候。原以为下了飞机便可以上车去住地,但两位接站的教师告知我们说,因为国内有12所大学分乘不同航班,并且都在这一天达到,所以,需要等齐不同航班后才能发车去学校给我们安排的住所,先期达到的学员只好在机场外的候车道旁等候。直至三个小时后,50名来自国内中西部地区高校的教师才终于聚齐。
当接站的两辆中型巴士行走在横跨于美丽东京湾的彩虹桥(the Rainbow Bridge)时,一半深红色的太阳已经隐掩在大海里。不少的教师拿出随身相机来,借着仅有的晚霞,隔着车窗抓下拍东京海湾的美丽景色。
车上的人们争相赞叹着东京湾的美丽。“……东京湾?著名的‘东京湾事件’发生在这里?”。我暗暗地问自己,并在脑子里快速搜索,但一时间竞找不到答案。 继续阅读“日本之行,感受和想到的……”

“巴西鱼”与职业经理人的悲哀

在企业管理学的诸多理论中有一条著名的企业管理理论:“巴西鱼效应”。据说,此理论来源于一个渔民的故事。故事讲的是:一个老人以打鱼为生,每次出海回来都会将新打的鱼运到集市上贩卖。老人打得是一种沙丁鱼,一种极易在运输途中死去的鱼。其他渔民每将此鱼运到集市时,鱼多数已经死掉,而死鱼是无法卖个好价钱的。然而,老人每每运到集市的鱼,却都十分鲜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很多年后才有细心人发现,老人用于运输鱼的鱼箱中除了沙丁鱼以外,还有一种专食沙丁鱼的天敌——凶恶的巴西鱼。原来老人每次运输沙丁鱼时,为了使鱼箱众多的沙丁鱼不致缺氧死去,便在鱼箱中放入一条巴西鱼,沙丁鱼看到天敌的到来便迅速逃窜,很多鱼的逃窜使箱中的水不断地搅动,增加了水中的含氧量,同时也增加了沙丁鱼的求生欲望。因此,鱼运到集市时自然还在活蹦乱跳。 继续阅读““巴西鱼”与职业经理人的悲哀”

“双性恋”的我原来我也需要男人

作者:佚名 来源:北方网  
很多人都说双性恋是最自私最边缘的人群,他们不仅仅满足于异性,就连同性的感情滋味,也不放过。可是一个双性恋人内心的悲哀,又有谁能了解?
夜很深,很想狠狠的把自己埋在柔软的被子里,狠狠的浸渍在无尽的寂静中…
都说双性恋是最自私的人群,我却觉得双性恋是最悲哀的人群。有时甚至无法弄清,自己的感情归属,究竟偏向哪边。我就在这样的群体中游走着,迷惘着。我愿意承认自己是双性恋,我欣赏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 继续阅读““双性恋”的我原来我也需要男人”

世界性奇闻让你大吃一惊!

来源:中国奇闻网
以娶处女为耻
以娶处女为耻。在贞节观念淡薄的今天,新婚新娘是否是处女已经成为很多“铁汉”娶妻的铁门槛。可是,对比乌干达部落首领的择妃观之后,那些设铁门槛的铁汉们恐怕要自愧“老土”了。在许多乌干达部落内,有一条风俗被流传下来:如果哪个部落首领纳一个处女为妃或为王后,那他会遭到所有族人的羞辱,处女嫫是否完整在这些部落族人的眼中毫无关系。更为有趣的是:部落中还专门设有“采妃使者”一个差事,这名“不幸”的“差人”业余从事一项“苦差” :于新妃交合。在这些部落内,人们都认为,被采过的新娘才更纯洁。 继续阅读“世界性奇闻让你大吃一惊!”

理性敌不过本能-全民嫖娼记(6,完)

我们建议政府尽快地在某地区设立红灯区。红灯区不是舶来品,在中国自古就有。16世纪阿拉伯旅行家在《中国纪行》中说:“在中国没有一个城市不设娼妓活动的单独地区”。乾隆21年以后,北京内城禁“乐户”,内城的妓院外迁,前门外大栅栏一带成为妓院集中地区。
封建主义帝王都懂得通过设立红灯区,可以把这种腐化场所控制于一定的范围内。而现在这种遍地开花现象,极坏地影响社会风气,对于青少年的成长极为不利。有的***场所开到了学校的附近。从前,我们市政府对面的巷子里,就是发廊一条街,影响到政府的形象。比如,小姐们竟然住进了公安局的宿舍。她们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呆呢? 继续阅读“理性敌不过本能-全民嫖娼记(6,完)”

发财梦变成恶梦的故事

编者按:前几天,听说一位四十多岁的男性朋友每年都要胃出血,我又一次感到生命的脆弱。我们社会提倡的是男人的责任,努力、忘我地工作,勤奋与坚强。也许,这位朋友就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他在一家世界五百强公司工作,是部门经理。如许多中产阶级的朋友们一样,他已经为了他的职位、高薪、大房子、汽车以及其他高消费的小资情调生活,付出了健康的代价。“每年都要胃出血。”他还能出几次血?我不禁想起一句话,“有命赚钱,没命花钱。”
碰巧又读到《穷爸爸、富爸爸》,我又一次领会到其中闪耀着的智慧的光芒。在所有的优秀品质之上,我们最需要的是“智慧”。在这里,我和大家再一次分享《穷爸爸、富爸爸》中最具智慧的一段。

发财梦变成恶梦的故事 来源:《穷爸爸、富爸爸》

一对刚结婚、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婚夫妇住在一套拥挤的租来的公寓里,很快,他们意识到他们在省钱,因为两个人的花销和一个人的差不多。

问题是,公寓太挤了,于是他们决定省钱买一栋自己梦想中的房子,这样他们就能有孩子了。现在,他们有两份收入,并开始专心于事业,他们的收入开始增加,随着收入的增加……

对大多数人而言,第一项支出是税。许多人以为是所得税,但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最高的税是社会保障税。作为一名雇员,表面上社会保障税和医疗税共约7.5%,实际上却是15%,因为雇主必须为你付15%的社会保障金。关键是,雇主并不会拿自己的钱去为你支付的,实际上他所支付的,都是你所应得到的。此外,你还得为你工资已扣除的社会保障税再交所得税,而这种所得是你从来就未得到过的,因为它们通过预扣直接进入了社会保障体系之中。

对这对年轻夫妇的最好描述:随着收入的增加,他们决定去买一套自己的房子。一旦有了房子,他们就得缴税——财产税,然后他们买了新车、新家俱等,去和新房子配套。

继续阅读“发财梦变成恶梦的故事”

认为婚姻是一种束缚 一成日本学生不愿结婚生子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社
据日本每日新闻2004年8月报道,近期,日本的一项调查测试显示,现代日本学生的婚姻观发生了许多变化,他们向往自由和潇洒的生活方式,百分之十的受访学生称自己不愿意结婚生子。这也将意味着,随着年轻人婚姻观的改变,未来日本可能面临着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危机。 继续阅读“认为婚姻是一种束缚 一成日本学生不愿结婚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