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婚同居呈现“高龄化”趋势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8月21日电 非婚“同居”已成为生活时尚?《生活时报》今天刊文称,目前社会上的同居人群不只局限于年轻男女,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也在不断加入这个行列。
北京的一位专家介绍说,在中国老年鳏寡比例相当高,据统计,不同地区分别达到1/2或1/3左右。然而,老年人的再婚难度也很大,主要原因就是子女反对和财产纠纷,因此同居生活满足了他们的愿望。既能相互照应,又能不结婚领证,这样就不存在财产继承和负担子女的问题了。虽然这种做法在情理之中,但她个人仍认为不该提倡。
专家指出:因为中国的法律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定,由此就引发了许多的问题和纠纷。专家认为中国在这方面的法律还需要不断完善。

探访太原“大学生村” 异性同居者逾半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太原市许西村在初春的阳光里又恢复了以往的繁华。尽管此时应是课堂学习的时光,但村里巷道还是能够看到三三两两、进进出出的大学生的身影。
这座村庄临近太原市的一所大学。近几年,有不少大学生在这里搭起了个人的“爱巢”,平日课余时间便有模有样地过上与异性同学同居的日子,许多村民靠开家庭小旅馆增加了收入。 继续阅读“探访太原“大学生村” 异性同居者逾半”

广州出现新同居时代 男女合租者讲述情感故事

来源:羊城晚报
在房租不菲的广州,彼此不一定相识的男女青年合租一屋的现象比比皆是,他们大都是18岁至38岁之间的外来务工青年,他们不一定了解合租伙伴的年龄、婚否等状况而同居一屋,有的甚至像恋人甚至夫妻一般生活在一起。

图片说明1:广州的“握手楼”只见一线天 继续阅读“广州出现新同居时代 男女合租者讲述情感故事”

同居是进步现象

在许多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有好些人选择同居,并育有孩子。同居除了没有办法律上的手续外,是事实上的婚姻。许多国家的法律认可同居是事实婚姻,并享有已婚家庭的同等待遇。同居最大的好处是它的非正式性。这使同居伴侣不用承担“从现在起他/她就是我今后唯一的性伙伴”这样的精神压力,尽管双方都有可能将这段关系保持一生。另外,同居的非正式性使一对伴侣可以避免承担丈夫和妻子的新角色那样的压力,以及部分地避免婚姻中理所当然的义务。这种压力与义务是社会强加于男女双方,而非双方性关系自然的成分。更重要的是同居双方可以同已婚夫妻们一样生育子女,给孩子提供完整的家庭生活。
同居的另一个好处是分手容易,不用办离婚手续,感受到的耻辱,或其它负面的情绪比离婚少。爱和性的关系本来就是一对男女之间的私事。在理想的环境中,一对性伴侣的聚或散不应当受到来自外界的影响。这种完全自愿的、自由自在的、宽松的安排,比之与婚姻法律约束,以及相关的程序和仪式,更符合人性。 继续阅读“同居是进步现象”

京沪适婚单身人群已冲破百万 单身乃全球趋势

来源:浙江日报网站
清华大学博士后、科技社会学专家钟庆才接受采访时指出,21世纪初,广东与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同步,迈入第四次单身潮。目前北京和上海的适婚单身男女已冲破100万人。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女性文学研究中心主任荒林说,如果说单身能成为一个浪潮,就是选择独身的人、秉持独身理念的人越来越多,才会提出这个概念。改革开 放以来,在北京的独身阶层已经是一个事实存在。 继续阅读“京沪适婚单身人群已冲破百万 单身乃全球趋势”

三十而立的诅咒

“三十而立”是中国社会对男人的要求。这个说法不知是哪个朝代、哪个龟儿子兴起的?搞到中国的男人们从孩提时期就要头悬梁锥刺股,全然失去了儿童的乐趣;到了青春期就更神经兮兮,相信这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对近在眼前的颜如玉却视而不见,或者是不敢见,本来是生龙活虎的年龄,却全然没了朝气;到了二十八、三十岁,自然是没有几个合乎立起来的标准,结果人没立起来,就连老二也受了牵连,立不起来了。君不见中国足球队的棒小伙们老是射门不得入吗?

继续阅读“三十而立的诅咒”

一天一妻

修改婚姻法时,打字员一时疏忽,把一夫一妻打成了一天一妻。人大审议时普遍反映:就这一条改得好,与时俱进!代表们认为,好是好,身体受不了。

调查指香港男性雄风不振 近半数香港女性表不满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8月4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一项调查显示,港人在过去一个月进行性接触的频率在全球统计中显着偏低,有近六成港男表示未能在性行为中保持良好勃起状态,而有近半数受访女性对现时的性生活表示不满。
有团体在去年十月至今年三月期间进行一项有关如何改善性生活的问卷调查,调查在全球二十七个国家进行,访问逾一万二千个年龄介乎二十五至七十四岁的男女(男女比率各占五成),目的是了解成年男女对于性行为的期望及未能满足的需要。 继续阅读“调查指香港男性雄风不振 近半数香港女性表不满”